2016-12-25

原文:
<This Resident Works 100+ Hours Per Week, But Is Still A Poorly Trained Surgeon>
http://forum.facmedicine.com/threads/this-resident-works-100-hours-per-week-but-is-still-a-poorly-trained-surgeon.26490/
翻譯:陳彥中

由於我的訓練醫院違反ACGME的工時規定,我必須匿名發表這篇文章以避免曝露我的受訓醫院。身為第二年泌尿科PGY(相當於R2?),去年一整年我每週的平均工時都超過一百小時。當然,我必須承認對於任何一個泌尿科住院醫師來講,PGY-2都會是人生中最慘的一年。 
 
視人力狀況不同(這邊的quarterly basis我不太理解,字面上是每三個月,但文意上像是每四天一班?),我們每四天值一次長達三十到三十六小時的班,並且長時間待命。有一次我甚至連續上班四十二天而沒放到任何一天假。這還不是最慘的,我不幸的同事連上了五十六天班…… 
 
每星期我都交出假的班表,上面說我每週上六天十三小時班然後在星期日放假,總共工作七十八小時。我必須聲明:我並不是在抱怨我的工時太長,我的重點在於即使工作的時間如此「老派」地長,我的訓練依然是不足的。我認為我們太過注意工時限制對外科訓練的影響,以致於沒辦法好好改善訓練品質。泌尿科是個觀察工時限制如何影響訓練的好地方:一般而言,泌尿科住院醫師並不受工時限制,因為ACGME允許住院醫師「在家待命」,也就是說花在隨時等著公務機響起的時間並不算進工時裡面。 
 
我剛完成我忙碌的泌尿科PGY-2訓練,而我相信我的狀況反映了這個國家許多其他人的情形:雖然我們號稱「在家」待命,但我待命總共接了九十六通電話,事實上這一年來,我在家待命時只在特別不忙的少數週末裡回到家六次,如果忙的話,待命的住院醫師光是能不被打擾的睡上兩個小時就已經是老天賞臉了。接下來的工作從早上五點四十五分的查房開始,而雖然待命與值班後的休息時間在許多專科已經開始執行,但在泌尿科是沒有的。即使我工作了這麼長的時間,我依然覺得比起十五到二十年前的住院醫師來說,我的訓練不足。以下我想分享幾點,我認為它們是阻礙我們訓練的主要因素,而不是工時限制。 
 
我的主治醫師們並不太清楚我們的住院醫師訓練基本上無視於工時限制,他們大多會馬上告訴你工時限制是我們這一代外科能力不足的主因,但事實上我們的工時與他們那一代的工時很可能沒有差異,說到底泌尿科住院醫師也不會因為多接大夜的急診刀,擔任主刀者而能累積更多經驗,我們畢竟不是那種性質的專科。那麼,到底為什麼我們這一代的泌尿科醫師的訓練如此不足?以下是我的看法: 
 
第一,我們欠缺決策的自主權。榮民醫院自己玩自己的一套規則的年代早就結束了,醫療變得越來越迴避風險,因此住院醫師得到的授權也就遠不如上一代。有些人可能會說「上一代也沒什麼自主權啦」,但我希望大家再冷靜想想。我們這一代裡,即使是最強大的總醫師-所有人都嫉妒他的天賦和技巧的那種-也極少有機會主刀。榮民醫院嚴格規定主治醫師必須出席並參與手術,雖然主治醫師們目前還經常會跳刀,但隨著規定變得更為嚴格,跳刀的狀況也會越來越少。 

對於資深住院醫師來說,少有比主刀更能讓技巧與自信成長的機會,但現在這種機會是少之又少。 
 
第二,住院醫師的工作改變了。我從實習到PGY-2都沒有太多機會參與手術。當我在一般外科實習時每週能進個幾次刀房就已經很難得了,即使我現在已經是泌尿科的PGY-2,我一週仍然只有一兩天能進刀房。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其他的日子裡,我要幫主治醫師代診,我們都知道這些年來門診量大量成長,而行政和文書上的要求也是。在我們醫院,讓資淺住院醫師加上一個助理代診是主治醫師的標準作法,而主治醫師在回家前只要看一下病歷內容再簽名。比起在私人診所工作的主治醫師,我們的主治的門診壓力簡直夢幻般輕,但對於住院醫師來說,一週花三天看術後回診病人帶來的成長很快就會達到高原期。 
 
第三,現在的住院醫師少有機會得到回饋和討論的機會。住院醫師們通常不會從主治醫師得到太多意見回饋。我們滿常被怒罵的,也滿常因為沒辦法達到主治醫師的期待而被禁止執行某些procedure,但我們基本上不會被有系統的教導如何改進。在外科訓練中,天才型住院醫師因為進步快而有權力代主治醫師進行許多治療,而沒那麼天才的經常連自己動刀的機會沒有。這造成了技術上的富者越富而貧者越貧,我相信缺乏回饋和教學的現象從醫學院就已經開始,而到了住院醫師時期也就更沒有分辨天分的手段,只能從住院醫師們開刀的速度跟敏捷度來判斷。少了有系統的回饋,住院醫師們在訓練中就難以學習他們各自的長處與弱點是什麼,也令他們難有成長與學習的目標。 
 
我希望這些想法能夠指出外科訓練的部分問題與工時長短沒有關係。我還是預期工時相關的爭論會一直繼續,但我們不能讓自己只看到工時而忽視住院醫師訓練的其他層面。

Posted on Sunday, December 25, 2016 by Rick Chen

No comments

2016-12-10

Posted on Saturday, December 10, 2016 by Nien YC

No comments

2016-12-04

12/05 星期一
晚上七點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將於立法院前的工鬥絕食現場,與北市聯醫工會、治療師權益小組、北醫義鬥社、工鬥團體,共同進行「醫療從業者如何看待砍七天假與特休改革」的小論壇,歡迎各院區同仁及各界夥伴共同參與。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和文字

Posted on Sunday, December 04, 2016 by Nien Y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