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四(10/13),小組成員在長庚大學醫學系舉辦講座,為剛入學的各位學弟學妹們介紹醫學系的職涯發展,也邀請大家一同暢談醫師的「勞動教育」:
@醫師是勞工,或不是勞工?醫師納入勞基法?
這是對於勞工的誤解,社會上對勞工的第一印象都是粗工、幫傭、外籍勞工,甚至在推動醫師納入勞基法時,有一種反對的聲音如是說:「醫醫師納入勞基法是自甘墮落,因為他們認為醫師不是勞工。」這是嚴重的職業歧視,職業不分貴賤,任何勞動都是重要而偉大的。而法律上對勞工定義:由契約約定而受雇主雇用領取薪資的人,即受雇者。所以醫師也是勞工,勞工應該納入勞基法。

@保障醫師是保障病人權益還是損害病人權益?
  限制醫師工時對病人的好處之一:因醫師疲勞而產生的失誤減少,病人將得到更好的照護品質。

  這裡跟大家分享一個美國的故事,1984年5月4日晚上,18歲的Libby Zion,因為高燒、躁動和不明原因的抽蓄被送往紐約醫院急診室。住院醫師S和實習醫師W第一時間無法確定Zion確切的病因為何,決定把Zion收入院觀察,除了靜脈輸液補充水分外,也給予她鎮靜止痛的藥物(Meperidine)減緩抽搐症狀,然而Zion並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更加躁動,在護理人員透過電話向W報告狀況後,由於W忙於處理其他病人,在沒有親自評估Zion下,W就決定進一步給予約束和鎮定劑(Haloperidol)以控制Zion躁動的狀況。Zion躁動的情況確實被控制住了,然而當隔日早上卻發現Zion的體溫高達42.2度,隨即出現心臟停止跳動的狀況,雖然護理人員在第一時間馬上予以降溫並努力進行急救,她還是在當天宣告死亡。

  事後Zion的父母開始調查她的死因,發現負責診治的第一年住院醫師和實習醫師竟然忽略了Zion因為憂鬱症正在服用的抗憂鬱劑(Phenelzine),和一開始給予的藥物(Meperidine)間有藥物交互作用,而導致致命的血清素症候群(Serotonin syndrome)奪走Zion的性命。一位十八歲少女於紐約州的一家醫院去世,其中的部分原因來自於 #過勞的值班醫師無法做出正確的治療判斷所致

  為了避免悲劇重複發生,避免病患的醫療安全因為醫師的過勞而失去保障,紐約州當局於1989年立法規定,醫師每週工作與值班的總時數不得超過八十小時,這也就是一般所謂的Libby Zion法。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國外早對醫師過勞有所警覺,台灣什麼時候才會跟上腳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