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033872

行政院才拍板定案,將於一○八年九月將受僱醫師納入勞基法保障,多年來醫界的不正義與錯置的勞動關係,似乎終於要有一個解答,醫界與社會大眾,有機會在漸進式的法規變革當中,重塑現今千瘡百孔的醫療體系,建立正確就醫習慣並重拾醫病信任關係;近期竟不斷有所謂醫、法界人士,以其對於臨床工作錯誤的理解,批評政策倉促上路、恐造成災害,令作為醫療工作者的筆者萬分感傷與憤怒。
批評者對於醫師納入勞基法政策首要的誤解,是認為勞基法約定過於死硬、醫療法才是保障醫師權益的正途。此一聲名狼藉的提案已在上屆國會,由國民黨立委蘇清泉提案,遭批評是拖延保障醫師工時限制、圖利醫院財團。最主要的問題在於,醫師工時限制寫入醫療法,衛福部與各大醫院之間「球員兼裁判」的問題嚴重,恐怕對於現今血汗體制難有改善。
舉一淺顯的例子來說,一○五年度衛福部推出「工時回報App」,鼓勵教學醫院的住院醫師照實回報上下班時間,本意在於掌握各醫院是否達成降低工時目標,並且希望獎勵成績卓著的教學醫院。孰料該系統上路以後,我們屢屢聽聞「誠實打卡」的住院醫師受到科部、院方關切,柔性勸說希望配合造假出勤時間,以利醫院通過評鑑與取得補助,而這樣的狀況絕非個案。
試問,如果今天醫師工時未納入勞基法保障,而只有醫療法的柔性規勸,衛政單位何來人力履行對於醫院的工時稽查?當一個住院醫師權利受到侵害,如今多半隱忍、相忍為院,卻苦無直接管道申訴、對於醫院的不當管理措施予以糾正,這正是目前醫院評鑑的執行現況,也是未來納入醫療法的可預見後果。
醫師納入勞基法保障,議程已經被一再延宕,就算逼到最後衛福部的作法都還是需要三年的緩衝期間,並且未來也在變形的「勞基法84-1條」中容許工時有彈性。而如今醫院管理階層、搞不清楚何謂勞基法的大老以及被牽著鼻子走的消費者團體,竟聯手杯葛醫師的基本權利,一言以蔽之,「找不到適當的替代人力以前,奴隸制度不該廢除」,就是目前血汗醫師面臨的社會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