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60428/848097

作為一個每週工時超過80小時,遠比勞基法規範高出一倍的住院醫師,下班時間好像某種得來不易的恩賜。其實我們都對於臨床照護工作充滿熱忱,希望看到住院病人的症狀獲得紓解,平安離開醫院,用我們的無眠換來他們與家人的團聚歡笑。
然而我確實感到焦慮,害怕自己在忙亂之際漏看了某項重要的生理數據,懊悔為什麼沒辦法在家屬或病人需要的時候清楚解釋病情,給他們一些安慰,這些細微的疏忽、哪怕只是銅板掉到地上般的失手,都可能帶來嚴重的後果,不管是對病人預後還是醫療人員的執業安全。
我想這些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國家衛生研究院曾經做過一份研究,明確指出高工時、醫療糾紛正是造成現代年輕人不想要走進五大科的重要因素。近幾年來,五大皆空的問題浮上檯面,開始有民間與勞動者的聲音希望可以將醫師納入勞基法,前前後後爭論了六年,從我初入白塔到即將投入專科訓練,頗受期待的新政府衛福部長終於鬆口,告訴大家勞基法要再等四年。
政府和醫院經營者總有許多理由,比如說醫院人力缺乏、健保給付要調整、民眾就醫需求也要照顧,然後提出許許多多的數據和似是而非的說法。有些時候我也糊塗了,想起一位大老曾經投書報章雜誌的告誡,警惕我們要承擔歷練才能成為好醫師,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貪心,開始懷疑準時下班、一覺能眠、有充裕時間溝通和尋求知識以及陪伴家庭,是不是太過奢侈不切實際的夢想。
我們的要求從來就不複雜,可能一直就只是一份承諾,一份讓我們能專心貢獻所學的許諾,能夠安全且有尊嚴地為了延續生命而燃燒青春。英國的健保NHS年輕醫師今天開始發動一整天的罷工,不惜以減少醫療服務的方式,呼籲政府重視勞工訴求;我們都不希望有一天,醫療人員抱著過勞的身軀,要在病人和自己的健康之間做出選擇,現在正是一個好時機,請執政者做好政策溝通的準備,移除阻礙納入勞基法的制度障礙,讓民眾的安全真正受到保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