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宗延、陳亮甫:讓勞檢陪鑑成為柯P新政的勞權資格考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119/article/3342
「柯P新政」挾高人氣上路,長期參與工運的賴香伶也在i-Voting中得到六千票,被任命為台北市勞動局長。九個多月來,北市勞動局最受矚目的重點施政,是勞動檢查的「陪同鑑定制度」,也就是將《勞動檢查法》23條的法源(「勞動檢查員實施勞動檢查認有必要時,得報請所屬勞動檢查機構核准後,邀請相關主管機關、學術機構、相關團體或專家、醫師陪同前往鑑定,事業單位不得拒絕」)加以延伸,邀請公正第三方協助勞檢員掌握個別產業或職業的檢查重點和「眉角」。據悉,陪鑑制度已在媒體業和金融業的勞檢中獲得一定成效,勞動局目前將醫療業和科技業列為下一波的推廣對象。
● 管理階層不應參與勞檢陪鑑
本於認同「勞檢權應以勞方為主體」的理念,我們所參與的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在勞動局公開招募醫療服務業陪鑑人後,便踴躍安排主治醫師、住院醫師、實習醫師和醫學生等各層級成員報名,希望能分享我們長期在職場中觀察到的經驗,而使勞方被欺壓剝削、以及資方規避勞動法規的現象無所遁形。其中,我們特別關注的是,對於長工時、高負荷的醫事人員,醫療院所是否依《職業安全衛生法》第6條,妥當施行健康促進和職業災害及傷病預防之措施。
然而,日前(2015/09/24)當我們第一次參與勞動局安排的「醫療服務業勞動條件專案檢查討論座談會」時,卻赫然發現許多擔任護理部主任和督導、甚至是醫院人資部或管理部的管理階層在列。當下,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和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等團體的成員,便立即向賴局長提出抗議,而醫勞小組和基護工會並在溝通無效的情況下選擇退席抗議。
管理階層竟能擔任勞檢陪鑑人,這樣的現象令我們驚訝且遺憾。其一,若干工作者即或有揭發資方不法、維護醫護勞工之意願,可能受迫於資方之壓力,而必須向管理階層透露勞檢細節,以有利於資方防範檢查。勞動局若仍得過且過,無異置受雇者於難堪處境,亦破壞受雇勞工集體之團結。再者,上述工會、勞工團體以及自薦參與的基層醫事人員,無不為了本次勞檢積極準備,蒐集各醫療院所、各類醫事勞工受違法對待之情事,希望能提示勞檢員重點稽查。然而,如果在討論勞動檢查方向及策略的過程中與管理階層同席,我們如何相信勞工的異議不會受資方追究,這豈非令基層人員置身危險處境之中?
醫療業專案勞檢及陪鑑制度,其本意是破除以往醫院評鑑造假、勞檢緩不濟急的沉痾,今日卻因勞動局未積極任事而難以發揮預期效果,怎不令基層勞工感到惋惜?
● 難道我們只要「依法行政」的勞動局?
賴香伶在接受市民遴選時曾提出六大政見,其中最令人耳目一新的便是「開創結社-經一定程序成立之網路勞動者結社團體」、「鼓勵吹哨-勞檢權與勞工及工會共享」兩項,都是希望能繞過或突破既有法規框架的僵化之處,直接為勞工爭取權益。
然而,在座談會上,我們見到的卻是勞動局墨守成規、消極應付的官僚心態,死抱著自己在今年一月訂定的〈臺北市勞動條件檢查陪同鑑定作業要點〉不放,雖然在會中亦坦承該〈作業要點〉在資格限制(第四條)和利益迴避(第十二條)方面有所疏失,卻仍以依法行政的邏輯加以辯護。我們不禁要問,如果柯市府的勞動局要的只是依法、合法,而不是真正解決勞工在勞動現場遇到的問題,何需讓工運人士賴香伶主掌勞動局?而局長賴香伶又是否忘卻了過往在工運中所見勞資之間懸殊的力量對比,而放任看似中立的法條成為資方閃躲責罰的漏洞?
《工會法》第14條明言,工會有權集體決議是否允許帶有管理性質之受雇者成為會員,其立法精神便在於約束管理階層介入工會運作的可能性。台北市勞工局豎起激進的基層旗幟,卻未依嚴格標準遴選陪鑑人員,既是自失立場,也是功課沒有做足的表現。
● 讓勞檢陪鑑成為柯P新政的勞權資格考
我們認為,這一系列勞動檢查將成為市民對柯市府勞動局的重要檢驗標準。理想的勞動檢查應明確建立糾舉醫療機構違法情事的管道,樹立標準以杜絕經營者的僥倖心態,同時亦應成為廣義的勞動教育的一部分,以此厚植勞工的勞動意識與談判協商能力。而柯市府在醫療業勞檢議題中的所作所為動見觀瞻,未來也勢必要持續在放大鏡下受市民及醫事勞工檢驗。
今日退席,是我們對於市府和陪鑑制度「恨鐵不成鋼」的沉重回應。我們等待台北市勞動局主動提出方案,落實勞檢陪鑑制度的公正獨立性和勞工主體性,而不致於使勞動局再一次淪為「資本局」。
(作者為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成員,台大醫院實習、見習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