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9

今日,我們不值班「一起搞懂兩岸服貿與台灣醫療」開放論壇

太陽花學運即將屆滿兩周,
許多醫事人員到場支持,組成志工團守護群眾,
更多人透過網路關心,表達贊成或反對的立場。
作為兩岸服貿協議開放的其中一項產業,
究竟服貿對台灣的醫療產業是一帖良藥、抑或毒藥?

3/31晚上八點,邀請您一起來立院外,席地而坐,
分享您的看法,深化論述的能量。
時間:3/31 (一) 20:00
地點:濟南路開南商工門口集合
對象:所有關心台灣醫療社福未來的朋友,年齡不限,學歷不拘
主辦:公醫時代、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持續增加中...)




公醫時代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ubmedtw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EDLabor

Posted on Saturday, March 29, 2014 by Nien YC

No comments

2014-03-26


早在我國加入WTO時,已經同意接受WTO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 (General Agreement on Treat in Services)之規範。在GATS中,其實已經納入了「人體健康服務業」及「醫療設備租賃服務業」,也就是開放WTO會員國投資彼此的醫院及提供醫療設備出租。

另外談到台灣跟中國 ECFA架構底下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除了將GATS中已簽署的部分納入服務貿易承諾表中,並新開放「社會服務業」中的老人及身心障礙者福利機構。

總之,台灣已經向中國開放對醫院服務業的投資。而在中國也有幾間台資開辦的醫院。
-----------------------------------------------------------------------------
大家可以發現,按照GATS,台灣照理說早已開放中資來台,不過大家似乎沒有觀察到中資投入的情況,可能是因某些因素使中資並未進入或是已進入但大家無感 (像是市場已飽和或其他環境、法規因素);但假若該因素消除後,中資擴大進入台灣醫療服務業,會有什麼影響呢?

中國資金來台後,推測投資金流大概有三個方向:
(1) 利潤較高的醫療部門,包含自費項目、門診等
(2) 收購經營困難的地區中小型醫院,轉型為獲利科別的專科醫院
(3) 投資一般醫院的周邊獲利部分(依現況健保醫療部分幾乎無利可圖)

不利台灣醫療之影響如下:
(1) 挾優勢資金創造市場,導向醫療商品化與市場化,台灣的自費比率可能再上升。
(2) 醫療教育衝擊: 陸方可利用台灣的優良醫療人才、正大光明的為陸籍醫事人員提供訓練及服務,加上會計人員也可以專家名義來台進行帳務管哩,陸資醫院就能夠「拿台灣健保的錢、用台灣的醫療人才、去發展大陸的醫療事業」。
(3) 無論是在大陸的台籍醫院 or 在台灣的陸資醫院,台灣技術頂尖的醫療人員可能被高薪挖腳到大陸執業,甚至無償或低薪強迫輪調,加劇台灣醫療人力缺口。當陸方成醫院管理階層,台灣醫療人員的流動就易受大陸資方的控制。

然而目前台灣醫療的大問題,包含醫療人力分配不均、過勞現象、醫病關係緊張、健保給付問題、醫療糾紛、醫療商品化等等,服貿開放並沒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來台陸資甚至會惡化目前醫療現況。檯面上的明確規範有限,但檯面下的潛規則及特定玩法對開放後的台灣醫療環境增添變數。

延伸閱讀/ ref:
中華經貿科技網: http://goo.gl/G61TI2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 http://goo.gl/6mtYS0
柯紹華醫師: http://goo.gl/6RdFPo
台灣勞工陣線: http://goo.gl/YOqu4e

Posted on Wednesday, March 26, 2014 by Nien YC

No comments

2014-03-24

醫勞小組成員 陽明醫 陳秉暉

昨夜,剛從青島東路開完會議,我一路上和巧遇到的同學,以及回到宿舍後的室友,談著這次反服貿運動中,各種消息與資訊的混亂,希望之後能用論壇的方式,讓更多人知道服貿對大家的實際影響。

就在談話的過程中,從交誼廳突然傳來喧囂的聲音。

「攻進行政院了!」

由於消息十分混亂,我回到電腦前更新著消息。

消息漸漸傳開,身邊的同學似乎都十分不看好這場行動,除了對於人力分散的疑慮外,更多人開始質疑如此行動的必要性與適法性,覺得這樣做根本不必要,而且模糊了焦點。

「難道想怎樣做就能怎樣做嗎?佔領立法院不是已經讓社會聽到他們的聲音了嗎?為什麼還要佔領行政院呢?不然我之後不高興也可以架著誰的脖子威脅別人嗎?」

「我想佔領一個,或許被法令定義為大家不能隨便出入,但卻完全是公共空間的地方,和傷害人們的身體或生命,是完全不一樣,不可以如此比擬的事情。」

同學聽了我的解釋,好像接受又好像沒有接受,焦急的我回到電腦前,發現有認識的人在其中,而抗爭的人們更開始傳出受傷送醫的消息,臉書上滿滿都是需要醫療人力支援的請求。明天剛好不用上班的我,雖然連日來十分疲憊,但卻無法回過頭去,因為我知道,那是我的義務。

希望大家都安好,真的。

坐上暗夜的捷運,買的車票連台大醫院站都到不了,我註定只能到台北車站,捷運車廂慢慢地前進,而我也正走向一趟不能回頭的旅程,我看著窗外的夜色,焦急的我,不知道現場會發生什麼事情。事實證明,我可能永遠都無法相信自己後來雙眼所看到的事情。

到了行政院,我訝異於人群是如此龐大,隨著各種即將強力攻堅的消息甚囂塵上,夜愈來愈深,但人潮似乎沒有要輕易散去的跡象,而抵抗與佔領仍在持續進行。

看著眼前形形色色的人川流而過,我開始理解,其實對於群眾來說,更多人其實是不滿於長期來,在生活中所壓抑的怨氣與怒意,他們的生活背景,可能甚至讓他們無法理解自己生活的困境何來,或者服貿即將為他們生活帶來什麼嚴重的影響,但被嚴重壓迫的他們,不滿的怒氣確實一直存在,而在這場運動中被點燃,而爆發。

所以,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呢?

你無法想像,竟然有這麼多人的生活中,都有這麼多的不滿與怒氣,這幾乎代表著這個政府是多麼的不義,而失去了他們統治的正當性,當社會不公已經如此劇烈,底層人民長期壓抑的怒火已經被點燃,我們的政府,卻仍然執意繼續推行會造成底層人民嚴重受傷的自由化政策,繼續右傾,繼續貪婪的吸允著底層人民的血,去餵飽那些貪婪無比的既得利益者。

然而,雖然群眾的怒火如此熾烈,卻仍一直堅守著非暴力抗爭的堅持,因為我們相信,至少那時候我們相信,在場的人,有的人犧牲休假、犧牲學業、犧牲睡眠,我們不是來這裡引起暴亂,是因為仍然愛著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是因為仍然相信還有希望還有愛,所以我們才站出來,希望這個政府能聽到我們的訴求,能夠改變這個不公不義的社會。

我們手無寸鐵的來,是因為我們仍然相信,無論警察或群眾,都是台灣的人民,其實都希望台灣能夠更好,而在這個前提下,我們以為,非暴力可以是我們的共識。

然而隨著時間的經過,優勢警力開始進駐,最先開始是得到學弟的通知,行政院後門傳出在警察主動驅散群眾的行動中,造成至少四名群眾受傷而送醫,我趕忙前往現場,並聯絡學長要求加派醫療人力在現場隨時應變。然後是行政院正門右側通道警察開始逐步瓦解抗議群眾,過程中開始有更多肢體接觸與衝突,我們也順勢把行政院廣場的醫療前哨站移往該側,以便更即時地隨機應變。

而此時,開始有愈來愈多人受傷,不詳的暴力號角已被應聲吹起,愈來愈多帶有棍棒的警察進入,而站在他們對面的,始終是手無寸鐵的群眾。

突然,更多警力從中山南路側湧入,只聽著運動指揮不斷要求群眾手拉手坐下,不要上前衝突或推擠,堅持非暴力抗爭的原則,然而此時更多警察開始揮舞手中的警棍,竟然就這樣對手無寸鐵的群眾,發起了武裝攻擊,醫療前哨站的氣氛更加緊張,機動組的每位醫療人員,無不繃緊了神經,無法相信眼前的畫面。

隨著機動組的同仁們運來愈來愈嚴重的受傷群眾,我們的心整個都糾結在了一起,我不理解,為什麼會這樣,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國家為什麼變成了這樣。

當我和同組的夥伴們出發,飛奔前往處裡一位雙手血淋的頭部外傷朋友時,卻在路上聽到警察對我們大聲訓斥著,「你們進來做什麼」。而當我和伙伴用自己的身體扛著受傷的朋友前進時,我忍不住眼淚,用著嘶啞的聲音要求大家讓路,卻看著一旁的警察眼神是那麼空洞而冷漠,而更有警察把手中的警棍就這樣往前伸。

頓時,我的腦袋好像就這麼空了。

把頭部外傷的朋友送回醫療前哨站,並做緊急處理後,我們繼續關注著現場的狀況,我知道警察有警察的身分,有上級的命令要遵守,但我仍無法明白,為什麼國家機器要用如此暴力而兇殘的手段,對付一直堅持非暴力抗爭的群眾們。



我想起出發前和同學的談話,竟然額外的諷刺。

現在竟然是國家挾著原本該保護人民的優勢警力,以國家暴力去傷害人民的生命或身體,僅只因為他們為了一個更好的台灣,去佔領一個,或許被法令定義為大家不能隨便出入,但卻完全是公共空間的地方。

隨著警方的行動不斷進展,突然,我們在醫療前哨站,看到水柱就這麼以一道弧線,噴了出來。



那就像一把銳利的刀,劃開了每個人的心,他們已經,越過了那條絕對不能越過的紅線。

隨著警察陸續進入,很快的,連醫療前哨站和群眾,都被警察切割開來,警方的指揮開始要求我們從後門離開,但是望著遠方仍然留在行政院廣場的群眾們,水柱仍然持續噴著,警察仍然揮舞著警棍,而運動指揮仍然嘶吼著,堅持非暴力抗爭的原則,小心頭部不要被警棍打傷,小心水柱襲來要蹲低背對水柱。

我們,怎麼忍心在隨時還會有人受傷的狀況下,就這樣離去。

然而警方的指揮竟然不耐煩的暴吼著,「不離開就上手銬」。

被包圍的我們,面對冷血殘酷的國家暴力,別無選擇,只能收拾東西離開,冀望著總站的同仁能夠幫得上忙。沮喪地走在路上,各種五味雜陳的情緒湧上,有哀傷、有無奈、有不解、有憤怒,面對赤裸裸的國家暴力,我不知道,究竟為什麼,一再堅持非暴力抗爭的我們,會遭受這樣的對待。

優勢警力繼續進駐,並開始驅趕剩下的群眾,直到天亮,暴行仍然持續著,警察像是殺紅了眼,好似不斷驅趕仍無法滿足他們,直到群眾對無可退,退回被宣布就地合法的集會遊行範圍。經過提醒與宣示集會的合法性後,他們才悻悻然的離去。

整個晚上,自從警方開始行動,暴力就沒有停止,在醫療站,我們面對一個個受傷的人們,卻不是由這些媒體上所描述的「暴民」發起,而是那些代表著「國家暴力」的警察。

這夜,有太多事情我仍無法理解,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不應該是這樣的。

拖著整夜的疲憊,我踏上捷運的班車,天亮了,民眾仍像往常般正常作息,我穿梭其中。

然而我知道這個世界已經不一樣了,當社會不公與國家暴力已經成為事實,抵抗抵抗再抵抗,是我們的義務。場內的戰役已經結束,而場外的戰役即將開始。



我不知道,外界會帶著怎樣的眼光解讀這次行動,我也不知道,媒體會怎樣呈現這些畫面,我更不知道,馬英九和江宜樺會怎樣無恥地回應這起行動,那或許都不是我們能輕易控制的。

但是我知道的是,每個人都仍有自己的良知和理智,去看這場行動,然後根據內心中的那把尺去衡量是非對錯,做出正確的判斷,而每個人也都至少擁有網路上或現實中的社群,那是我們自己所擁有的發聲媒體。

把這件事傳出去,讓更多人知道,這就是我們將開始的,場外的戰役!

當社會不公與國家暴力已經成為事實,抵抗抵抗再抵抗,是我們的義務。

Posted on Monday, March 24, 2014 by Nien YC

No comments

2014-03-22

反服貿,青年醫師/醫學生,站出來守護你我的未來!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815937261753916/

昨天晚上在立法院青島東路側門,一旁坐著的學弟問我。

「學長,我記得如果簽署服貿,醫師的工作機會是不是會增加?」

我們知道,台灣和中國自從加入WTO後,因為簽署了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所以兩者的服務業都已經做了不同程度的開放,而不同行業的開放程度,可以在台灣與中國的「服務業入會承諾表」找到,所以只要和「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台灣與中國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進行比較,就能看出對於醫療照護組織,可能因為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所帶來的改變。

服務貿易總協定:台灣服務業入會承諾表
http://www.wtocenter.org.tw/SmartKMS/do/www/readDoc?document_id=12527
服務貿易總協定:中國服務業入會承諾表
http://www.wtocenter.org.tw/SmartKMS/do/www/readDoc?document_id=6382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台灣與中國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
http://www.ecfa.org.tw/EcfaAttachment/附件一、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pdf

基本上,對於醫療照護組織,可能帶來的影響如下:

1. 關於台灣與中國投資開放的部分

中國資本來台灣投資部分:和GATS已經開放的部分相比,增加中國資本以合夥形式,投資可以營利的「社會服務業─老人及身心障礙者福利機構」的空間,惟中國投資比例需低於50%,且不得具有控制力。

台灣資本赴中國投資部分:和GATS已經開放的部分相比,增加台灣資本以獨資形式,於中國省會城市及直轄市,設立獨資醫院、獨資療養院等獨資醫療機構,惟其設置的標準需按照大陸單位或個人設置醫療機構辦理,且須通過中國衛生主管部門審核。除此之外,也增加台灣資本以獨資民辦非企業形式,在中國的廣東省和福建省,設立養老機構和殘疾人福利機構。

2. 關於台灣與中國醫療專業人員移動的部分

中國醫療專業人員來台灣工作部分:和GATS已經開放的部分相比,此次並沒有如GATS在協議中寫明「持有中華臺北發給之醫療執照者才能提供醫療服務」。

台灣醫療專業人員赴中國工作部分:和GATS已經開放的部分相比,原則上沒有太大的變動。

所以總結上面和GATS的比較,可以看到的潛在影響是:

1. 雖然台灣的老人及身心障礙者福利機構已經呈現一定程度的市場化與商品化,而已有營利的事實,但尚在政府的管制與民間團體的監督下,然而此次把社會服務業直接放在服務貿易的清單中,開放為了營利而進入台灣的中國資本大舉進入,會讓社會福利機構進一步被徹底市場化與商品化,而使得政府對於原本應該是社會公共服務的福利機構,全面撤守。

2. 雖然兩岸服貿協議沒有明確規範,但目前透過不承認中國學歷、中國證照,中國醫療專業人員還是無法來台灣工作,但就保障程度來說,比起GATS的嚴格限制,兩岸服貿協議的規範確實較為寬鬆,雖然目前尚沒有直接問題,但保證程度確實有差,也沒有人能保證這件事在未來會不會發生(又或者就算政府出面保證,可能也未必值得信任),而排擠台灣醫療專業人士的工作。

3. 最重要的是,隨著台灣資本赴中國投資的開放程度增加,開始可以投資獨資醫院,隨著更多台灣獨資醫院在中國設立,台灣的醫療專業人員可能會被派往中國支援,這會導致台灣醫療專業人員的空洞化,會讓已經夠艱困的台灣醫療環境,出現更大的人力缺口,而讓留在台灣守護人民健康的醫療專業人員,勞動環境更加惡劣。

雖然這會在台灣導致嚴重的人才空洞化問題,但非常自私的說,第三點的危機對於醫療專業人員來說,可能也是個機會,能夠在中國找到更好的發揮舞台,或者說,對於可能會出走到中國工作的專業人員都是一樣的,而在PTT的醫學生版上確實也有醫界前輩有這樣的論點,而支持簽署兩岸服貿協議。

先不論屆時所謂台灣醫師在中國能擁有的更好發揮舞台,究竟是哪些醫師能夠擁有,有沒有不同醫療階級上的差異,即便沒有這個問題,但,這真的是我們要的嗎?

我想起過去曾經受邀到長庚講過一堂關於「青年醫師的異化醫療工作」的課程,在課堂上,為了重新找回從醫的初衷與熱情,並藉此去想像一個理想醫療勞動的樣貌為何,我問在場的學弟妹,大家選擇醫學系當醫生的初衷是什麼,而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台下的學弟妹,無論是希望自己的醫療專業能照顧身邊的家人和朋友,或者能夠貢獻自己的醫療專業給自己關心的人們,都表達了對於自己身邊的人們,那些可愛的台灣人,或多或少的關懷。

我不知道這些發自內心、不帶利益算計的關懷,在未來險惡的醫療勞動環境中,會有多少熱忱被消耗殆盡,又會被殘酷的現實扭曲成怎樣的樣貌,但我知道,至少大家的心中,都曾經存在著那樣美好而善良的從醫初衷,能夠透過自己的醫療專業,守護自己身邊台灣人民的健康。

我想起多年前,有一次和父親及得到肺癌病重的奶奶聊天,父親提到未來要不要考慮,想辦法去美國當醫生,我不假思索地說了

「我是台灣培育出來的醫生,為什麼我要去照顧美國人?」,那是在我長大後,好像第一次看到奶奶好像很嘉許的笑了,在不久後,奶奶因為肺癌而旋即病逝,因為當時的能力不夠,沒辦法貢獻更多心力,讓奶奶人生最後的道路走得更舒服、更少痛苦,至今還是我的一點遺憾。

我相信,在十八歲前學業考試一路順利的我們,如果丟掉所謂的包袱,要找尋可以好好發揮的舞台絕對不難,但這些包袱,卻也正是支撐我們行醫的初衷。

而今,如果連去美國可能都未必是我們那麼想要的,那中國又算得上什麼?

或許,我們這代中,至少我所認識的年輕人比較不一樣吧,曾幾何時那句「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已經不再是我們的寫照,面對這個培育我們的台灣社會,我們有更多的情感,當然對於這個政府與這個社會,我們還是有很多的不滿,但「逃離鬼島」也只是某些無力時刻的喪氣話,更多時候,我們其實希望能一起留在台灣,一起好好生活,也所以,我們今天站出來,一起出力改變這些不合理、不公義的事情,而不是向那些資本家一樣,惡搞台灣之餘,還隨時想著從台灣出走。

所以,回到兩岸服貿,除了對於醫療照護組織的衝擊,我們也同樣擔心,當中國資本前來台灣,投資它們最有興趣的不動產與股票等金融市場,究竟會對台灣的服務業帶來什麼影響,那些熱錢湧入後,短視近利的不穩定、不永續就業影響真的是我們要的嗎?當不動產的泡沫,吸著實質產業的血液,而不斷被吹大,我們是否和香港一樣,也被綁架走向了一條再也無法回頭的不歸路?當我們知道,失業率、貧富不均這些因為自由化而可能衍生的社會不平等,會進一步影響底層人民的健康時,我們怎麼能不關注這件事情,站出來一起發聲。

(詳細討論請見前篇: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690165131034897&set=a.551336741584404.1073741827.100001242481164&type=1&theater&notif_t=like)

你知道嗎,昨天我穿著白袍,為了前往醫療站傳遞物資並建立緊急醫療通道,而走過青島東路滿街坐著的群眾時,身旁來自群眾、完全自發的鼓掌聲接連著響起。

美麗的台灣,可愛的台灣人民,生於斯長於斯的我們,怎麼能不全心全意的愛你,怎麼能不和你們站在一起。所以,讓我們一起努力,反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只因我們希望,大家不會因為更加劇烈的社會不公平,而健康受損或患病,也希望身為守護大家健康的醫療專業人員,我們不會被只想營利賺錢的資本家派去中國,而無法站在大家身邊。

只因為,我們發自內心的,真的全心全意的愛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PjnNJYr8Oo&feature=youtu.be

Posted on Saturday, March 22, 2014 by Nien YC

No comments

2014-03-21

【青年醫師/醫學生,站出來守護你我的未來!】

集合時間:三月二十二號(六) 13:00
集合地點:中山南路與濟南路交叉口,請認「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旗號。(時間地點若有更動再另外公告)
聯絡人:陳同學 0933996361 林同學 0985087388

各位醫學生與青年醫師大家好,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邀請大家3/22下午一點與我們一起走上街頭,除了呼應場內醫護人員的努力,也提出我們的宣誓、召開民主論壇討論關於這場抗爭的種種議題。歡迎大家自製標語加入我們的行列。底下的聲明,也歡迎各校系學會、各醫學生團體加入,讓我們攜手守護彼此的未來。

─────以下為聲明稿──────
反對人民健康權商品化、營利化!

為什麼醫學生與青年醫師應該站出來反對服務貿易協定?因為我們在乎醫療與社福照護的公共性,認為健康以及善終應該是人民的基本權益,不該輕易地放由資本財團插手。服務貿易協定對於商品化氾濫的醫療市場宛如雪上加霜。台灣自80年代陸續開放國內私人企業增設醫療院所,導致降低成本、提升市場競爭力、擴大市場規模已成為醫院經營的最大考量。在醫學中心林立、醫院病床不斷擴建的台灣社會,「醫療產業」早不缺資本投入。如今再將中資引入醫療產業、干涉社福體系,只會導致醫療商品化更嚴重,賺不了「錢」的基層照顧、公共衛生教育、預防醫學相形窄縮,醫療淪為替財團謀利的搖錢樹。

自由化的醫療讓勞動條件更加惡化!

近年來醫師、實習醫師的過勞與職業災害頻傳,勞動條件惡化已經是事實。日前,醫療改革基金會曾多次召開記者會,直指公立醫院淪為功利醫院,財團法人醫院淪為財團醫院。試問,當醫院財務穩定時,卻不落實醫事人力設置基準,反將資本投入於興建中國地區之硬體資材、管理軟體,醫學生及醫院基層醫師,你/妳能不憤怒嗎?醫師人力很可能任由雇主的意志擺佈,必須違背自己的意願離開家園,西進或前往其他地區執業,你/妳怎麼能不恐懼?資本的擴張與壟斷是勞動條件下降的元凶,我們無法眼睜睜看著資本侵蝕勞工基本權益,而兩岸政府為虎作倀、從中牟利。另外,當衛生福利部、臺灣私立醫療院所協會表示台灣與對岸另達成協議,陸資來台投資醫院只能設在資源和人力匱乏的偏遠地區,你/妳真的能相信嗎?又,政府憑什麼將醫事人員的勞動待遇與偏鄉民眾的健康卸責,將這些責任轉包給來自無論任何國家的資本?從服貿到即將訂定的自經區條例關於醫療產業的部分,我們不難觀察出資本與國家勃勃的野心,若是我們沒有站出來呼籲,未來的我們便將會是最大的受害者。

政治只是更大規模的醫學

病理學家Virchow曾經說過,「醫學是一門社會科學,而政治只是更大規模的醫學。」當我們在課堂內、學院裡學習人體解剖、疾病生理等各種知識,我們不能忽視的是,有更多的「社會病理」其實壟罩著我們的社會,這些才是致使人失去健康的真正要因。日前已有許多的醫護前輩進駐議場內、外的護理站,披著白袍、帶著聽診器,希望延續李鎮源、蔣渭水這些醫師前輩的的精神,繼續守護台灣民主的最後良心,當時醫勞小組的夥伴也在其中希望提供協助。而現在我們呼籲所有的醫學生夥伴們,或許我們無法提供專業的協助給予場內的占領民眾,但作為醫療產業的後備軍,我們一樣可以拿起標語、走上街頭,一同守護我們的未來。

【我們的訴求】
一、反對服貿黑箱化,要求政府退回服務貿易協定,盡速完成「兩岸協定監督條例」之立法,方得重啟談判。
二、馬英九總統、行政院江宜樺院長與立法院王金平院長應立即表態,不動用警察權處理立法院內外之參與民眾,以保護學生和警察的安全。
三、服冒與自經區條例都應該經過更審慎的考量,醫療與社會福利不應商品化、營利化。拒絕放任資本鯨吞人民的健康權!

Posted on Friday, March 21, 2014 by Nien YC

No comments

2014-03-19

一早結束心臟加護中心夜班,就前往立法院聲援。

跟著學弟的帶領,攀著梯子爬到議場的二樓,看得出來警察可能也還沒從昨晚的攻堅中恢復,留下駐守的每個警察都帶有倦色地在樓梯或走廊上席地坐著,這時議場的守備還不如之後嚴密,見有機可趁,就這樣,越過了二樓剛築起的牆垛,下樓進到了議場。

其實議場內的群眾們也十分疲倦,即便開了空調仍十分悶熱的議場,十足像是蒸溽的酷暑,即便剛進去沒多久,不新鮮的空氣仍令人頭昏腦脹,許多人還沒夠從昨晚的疲倦中恢復,在各個角落蜷縮著。

昨晚真是辛苦了,還請要多補充水分不要中暑了。

和從昨晚就開始流在議場內的醫療人員打聲招呼後,我們就慢慢處理一個個零星前來求助的人們,幸好大家的問題都不嚴重,而各種生活或醫療物資也同時慢慢送到,同時也開始嘗試建立對外的聯絡窗口,方便人力的調配,以確保接下來能夠隨時有醫療人員在旁守候。另外,我們也順手把各界送來的醫療物資分門別類整理,最後整理成一個井井有條的醫護站。

幸好整天下來,沒有什麼激烈的衝突,議場中的人們也都平安無事,但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經過,沒有人知道那個盡一切力量對付我們的政府,什麼時候會不顧一切製造更激烈的衝突,也沒有人知道留在悶熱議場中的群眾,什麼時候會體力不支。
這是一場耐力賽,議場中和議場外的人們,都在用自己的身體當作圍牆,留著汗,甚至可能要流著血,和政府相互較勁著,只為了保護著底層的人們,不讓他們因為黑箱服貿受害。政府總是說,服貿沒有黑箱,因為他們其實私底下和各個產業的代表討論過。

但是底層的勞動人民呢?我們只看到政府和資方利益掛勾,但誰又來問勞動階層的聲音?難道我們真的還會笨到,以為資方賺錢就會分勞方嗎?

而這事實上也不是那麼不切身的事情,因為失業率、貧富不均,種種可能因自由化而衍生出來,讓脆弱的底層階級蒙受其害的社會不正義,都會影響他們的健康,也就更遑論,當服貿還會進一步影響醫療照護體系了。

身為醫療人員,雖然我們工作忙碌,但只要願意其實有很多是我們可以做的,我們可以用我們的專業,雖然我們寧願它從來無用武之地,盡可能保護著這群勇敢發聲抵抗的人,當然在議場,我們也會是其中的一份子,因為我們其實切身相關。

Posted on Wednesday, March 19, 2014 by Nien YC

No comments

2014-03-18

急診室暴力,行政主管機關你們究責了嗎?
繼鄉代王貴芬掌摑護理師兩巴掌之後,林口長庚再傳醫院職場暴力事件。然而相關事件的發生,問題真的在於病患以及病患家屬的不理性嗎?當病痛導致的急切心情使人失去理性,將後續處理著重在對施暴者的報復,實是於事無補。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二章第六條明訂雇主應妥為規劃及採取必要之安全衛生措施,第三項便是「執行職務因他人行為遭受身體或精神不法侵害之預防」。林口長庚於17日由國際醫院評鑑JCI(Joint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授證,成為全球獲JCI國際醫療認證中的最大型的醫學中心級醫院,卻連保障自家醫院員工的職場安全都作不到。

現下國內各大醫院的急診亂象,正是醫護人員血汗勞動的寫照。經營者一方面拒絕改善老舊過時的急診動線,另一方面又不願將病患依病情嚴重程度不同轉診至不同層級的醫院。最終,便是讓醫護人員暴露在過勞、危險的工作場所之中;讓病患置身於混亂、壅擠的急診現場,在擔架、輪椅,甚至地板上接受治療。


筆者譴責醫院經營者蓄意地將醫療暴力問題聚焦在病患及家屬身上,這是為了轉移醫護人員的怨懟並逃避責任。一邊剝削醫護人員,一邊榨取民眾的保費,將雙方放置於水深火熱的地獄之中,還煽動彼此互相仇視。在強調以病人為中心的安全與品質項目的JCI評鑑之前,未免顯得諷刺。筆者認為,政府相關單位應針對長庚急診室職安問題進行介入調查,否則國際級的保證,對於醫護人員和病患雙方,不過是名實不符的糖衣罷了!

醫療職場暴力,是職業安全問題
近來,醫療場所暴力事件頻傳,對許多在第一線執行醫療業務的醫護人員來說都是莫大的威脅。日前醫事司李偉強司長曾表示,台灣一年約有600件急診暴力事件。而這樣的問題,在衛福部與身兼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的國民黨立委蘇清泉大張旗鼓的推動醫療法修法,加重醫療暴力刑責後,似乎沒有改善的跡象。


曾陪伴自己的親人至急診室求助的人都知道,台灣各大醫院急診室的現場簡直跟地獄差不多。急診室裡塞滿了遠超過規劃時預計容納的人數---痛苦呻吟的病患、心急如焚的家屬,以及穿梭其中繁忙的醫護人員。絕大多數的人們情緒都緊繃到了極點,一旦出現了預期之外的狀況,維持理智的線就要斷裂。面對失去理智的病人、家屬,又豈是幾條法律文字的更動可以阻止的呢?


事實上,改善急診動線,提高服務效率一直是各國醫療機構努力的目標。日前推過的職業安全衛生法規定,雇主對執行職務因他人行為遭受身體或精神不法侵害之預防應妥為規劃及採取必要之安全衛生措施;甫修訂的醫療法條文也提到醫療機構應採必要措施,以確保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時之安全。


我們的勞政、衛政官員,應做的不是在資方色彩濃厚的立委為財團醫院舉辦的記者會上口頭
譴責暴力,放任醫病對立激化;而該針對動線設計不良又只知壓榨醫護人員的不肖業者進行現場調查並限期改善。主管機關衛福部更應通盤檢討分級轉診制度,舒緩各大醫院急診壅塞的問題,方為正本清源之道。


Posted on Tuesday, March 18, 2014 by Rick Chen

No comments

2014-03-12

3/18上午教育部的行動,全國研究生一起來聲援!
活動頁面請進:http://goo.gl/XbMGC1

---
如果你覺得一年的醫院實習,就像做雜事沒尊嚴的Intern Dog,整天在醫院工作平均超過88小時,換回的只是

「你還是學生,沒有薪資,只有不到最低工資的生活津貼」
「你還是學生,雖然待在醫院的時間比很多正式員工都長,不過就是沒有勞基法」

或者有一天不幸,

「你的小孩還是學生,雖然令人遺憾,不過沒有勞保,也沒有職業傷病問題」

那你一定要看看和我們類似處境的研究生,如果被真的教育部惡搞,他們的研究所,讀幾年就要當幾年Intern Dog。

---

針對「兼任助理定位及權益專案工作小組」,有以下四點訴求:
一、「大專校院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勞動與學習權益保障處理原則(草案)」一案的討論,沒有學生(勞方)代表的參與,我們不承認這草案的正當性。
二、草案不能凌駕勞動部對勞動關係的認定,教育部應配合勞動部的解釋,協同校方研擬因應措施,別再用無意義的「分類」規避雇主責任。
三、校方僱主不應轉嫁應支出的人事成本,如裁員減薪、減少工時,或轉嫁至系所、個別教師;我們要求教育部應擴大補助校方的人事成本。
四、台、港澳、陸、僑、外籍生,應擁有相同的工作權,不因身分的差異而有不同的對待。

行動團體:
國立臺灣大學工會
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小組
清華大學研究生聯合會
臺灣大學研究生協會
政大研究生學會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台大勞工社
政大種子社
陸續增加中....

※附件:大專校院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勞動與學習權益保障處理原則(草案)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90ASJONAotbVF9mMWdreVVnU1E/edit?usp=sharing



Posted on Wednesday, March 12, 2014 by Nien Y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