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30


[倒數 3 天]
沒有團結組織,我們踏不出下一步。

儘管人力有些吃緊、經費不見餘裕,醫勞小組還是辦完了為期兩日的工作坊。兩天下來,學員們接受連續六堂「課程」的轟炸,仍然在最後的工作坊生出五花八門的小企畫,藉由動機發想→招募志同道合的朋友→揪團討論細節→發表、分享給所有學員,並且當下決定付諸實踐;那種再集合更多的人、再集合更多的想法、再集合更多的行動力的過程總是令人振奮!如果沒有這麼多熱心的朋友加入,我們不會走到今天;如果沒有這麼多願意團結組織的新朋友,我們踏不出下一步。工作坊告一段落當然不是結束,而是下一篇樂章的序曲!

醫勞小組再次邀請大家上街,和在現今這套資本主義邏輯底下同受壓迫的工人們一起,「堅決反對年金修惡、制度提升基本工資、落實集體協商制度、資遣退休納入墊償、勞動基準一體適用、外勞本勞同工同酬、終結責任制過勞死。」

三天後,13:00,立法院群賢樓前見!
 
 


[倒數 2 天]
去年的五一,有百位以上的醫學生上街,在醫院階前仿效白袍「加身」儀式,進行工安帽的「加冕」,象徵醫師也是勞工。五一後乘著這樣的氣勢,我們的問卷部於2012年的5月到8月之間,累計了214份有效問卷,經過自學統計軟體、尋求公衛學者協助的艱辛,總算在今天能夠藉由記者會一併呈現。

日前衛生署公布預行評鑑的規範,其中住院醫師每週工時上限訂為88小時,雖然離勞動權益保障頗差的美國(單週80小時)仍有一段落差,卻是數個關心醫師勞動權益的團體,不斷和會議中大抒反對意見的醫院資方爭取而來。但我們仍不滿足於單週88小時的不合理工時上限,需要更進一步擊氣、更進一步對話,尋求更進一步的社會共識。

夥伴們,不要再猶豫了!上街吧。

※本圖截自《2012年醫師工作環境問卷調查結果報告》(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問卷部, 2013),調查顯示,仍有超過65%的住院醫師工時超過衛生署預行評鑑規範的88小時上限。




[就在 明 天]
一年過去了,血汗醫院仍然繼續剝削著基層醫事人員,在醫療勞動的第一現場,過勞狀況沒有改善只有更差,政府單位和醫院經營者的所作所為,都在醫病雙方以及社會大眾的痛苦上,繼續踐踏著病人的安全就醫權利以及醫事人員的基本勞動人權,而換來的卻是政府部門的怠忽職守和屈服壓力,以及醫院經營者比滿還要再更滿的口袋。

即便在五一勞動節如此神聖的日子,同為勞工的醫事人員在這一天仍舊無法喘口氣,無法集體走上街頭爭取應屬於我們的勞動權益,所以,我們呼籲各家醫院給予輪休的機會,讓我們得以站上街頭、訴求政策改革;而不是在勞動節這天繼續把員工關在白色巨塔中,阻絕我們與社會大眾的對話。並且我們也要誠摯地邀請在壓迫現實下得以抽空的醫護人員,能和我們站在一起,為我們共同的勞動處境發聲。

總有一天,象徵上班日的藍色日曆紙字樣會換成讓我們得以喘息、得以充電繼續照顧病友安全的紅色字樣。五月一日,上街吧!

13:00 立法院群賢樓前 (北市中正區濟南路一段1號)
ps. 歡迎攜帶白袍、自製標語、飲用水、雨具。





Posted on Tuesday, April 30, 2013 by MEDLabor

No comments

2013-04-29

記者會採訪通知~消失的健康和學習--過勞醫師的血汗控訴

  能夠免於過勞、兼顧健康生活與臨床學習的醫療工作,一直是所有醫師期待的工作型態,然而實際上,實習和住院醫師身為醫療工作者卻常常因為過勞而犧牲健康生活與臨床學習,尤其近年來醫師過勞事件頻傳,更讓我們注意到過勞無所不在的全面徹底影響。

  然而,醫師特殊的臨床工作全貌往往不為社會大眾所知,而對於外界針對醫師過勞的質疑,我們看到的卻是,作為主管機關的勞委會拒絕履行職責,對醫師的勞動狀況作進一步的調查與改善,而與醫院經營者關係密切的衛生署,更在2011年8月以根本不符合臨床情景的離譜數據粉飾太平。因此,我們意識到,必須有一份針對實習與住院醫師的調查研究,以呈現醫師的過勞狀態及影響,如此醫師自身以及社會大眾才會更重視醫師過勞的問題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於是,「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參考國內外相關研究,於2012年的5月至8月透過問卷方式成功訪問214位實習與住院醫師。研究顯示,全體醫師有50%以上違反2011年ACGME的工時規範,在每週工作時間和連續工作24小時後最短連續休息時間上,更有70%以上超過標準,而最長連續工作時間甚至幾乎全部都超標,更有20 %的實習和住院醫師的照顧床數超過衛生署現行評鑑規範的10床和15床上限。此外,全體醫師的工作壓力、職場疲勞和工作負荷等也都遠高於2007年環境安全衛生狀況認知調查中的全國平均,顯示醫師過勞的狀況十分嚴重。

  而透過分組比較,我們也發現每週工作時間超過80小時、值班睡眠中斷次數超過3次或工作疲勞超過40分的醫師,健康狀況、職場疲勞、工作負荷和學習成效普遍也受到影響,所以規範每週工時在80小時以下,並改革值班制度讓醫師擁有不被打斷的受保護睡眠時間,以減低醫師的工作疲勞,對於防範過勞導致的負面影響非常重要。

  然而在衛生署預行的評鑑中,每週工作時間卻是超過80小時的88小時,而連續工作時間最長更可達36小時,不僅遠低於ACGME規範的28小時上限,也只有28%的醫師會超過此標準,在與現狀差異不大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有效進行規範,更無法促進諸如大夜制度(Night Float)等新型值班制度的改革。

  總結來說,無論就主觀或客觀工作狀況而言,醫師過勞的情況都非常嚴重,其中以住院醫師的狀況更為惡劣,過勞也對醫師的健康生活與臨床學習,造成全面且重要的整體影響,這不僅是對醫師勞動人權的壓榨,更是對醫師健康生活的威脅、對醫學養成教育的危害。然而,在這樣的狀況下,卻始終見不到真正有效的干預措施,我們呼籲醫院經營者不要阻礙合理工時規範的規定、衛生署不要屈服於醫院經營者的壓力,而勞委會更應該盡速把醫師納入勞基法,如此才能真正解決醫師過勞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時間:4月29日上午10:00
地點:立法院中興樓106室
出席者:陳秉暉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許睿琪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張漢任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劉玠暘 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副會長

敬邀媒體朋友蒞臨採訪

新聞連絡: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執行委員 陳秉暉 Email:internr@googlegroups.com 電話: 0934036335

Posted on Monday, April 29, 2013 by MEDLabor

No comments

2013-04-27

 
 
【醫勞小組聲援關廠工人聲明】同渡一舟,共濟過河。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以下簡稱醫勞小組)是一個關注青年基層醫師(如實習、住院醫師)勞動條件的運動組織。一切的發軔始於2011年的五一勞動節。在幾次醫師過勞成疾(乃至於過勞死)的事件後,幾位醫學生在網路上號召一起走上街頭,和勞動階級站在一起,舉牌吶喊「過勞實習,過勞死刑」、「醫師過勞,病人不保」。當群眾散去之時,這群人決議形成組織,此後屢屢論述投書,舉辦講座、公聽會、協商會議,進行國會遊說,以及質化/量化研究。

當然,此後的街頭動員,我們也無一錯過。2011年的秋鬥大遊行,恰好也是醫師節,我們再次上街宣誓改革的決心,也有更多人支持和參與。2012年的五月一日,我們舉辦了首次的「工安帽加冕儀式」:醫學生傳統以披上白袍作為「醫學專業主義」的象徵,而醫勞小組則主張同時應以黃色的工安帽作為「醫療勞動者」的象徵。

而在2012年十一月的秋鬥,當我們再次來到凱道,和全體勞動者一起訴求「人民向左轉」,我們同時也看到了全國關廠工人連線(以下簡稱關廠工人)身著黑衣,身上寫著斗大白字「恨」、「悲」、「怨」、「幹」⋯⋯,甚至六步一跪進場。之前的歷史也許我們未曾經心,之後的故事我們卻都共同見證了:包圍總統官邸、在北車月台臥軌……無盡的抗爭,迄今看不到終點,只是為了拿回屬於他們的東西。

這週末,醫勞小組在台大醫學院舉辦「醫療勞動工作坊」,從醫學教育歷程、醫院大型化、醫療商品化、專業主義、異化分工等角度,仔細解剖醫療勞動過程。我們希望透過更豐富的討論與培力,喚醒醫學生的勞動意識,為下一階段的醫勞運動打基礎。

這週日,關廠工人則將在勞委會廣場前展開長期絕食抗爭。聽到這件事,我們不只心驚,還感到心疼。就醫學論,絕食是最嚴苛的健康條件,反映了關廠工人最堅定的抗爭決心。作為公民,除了一起絕食和吶喊發聲,我們並不確定自己能為他們做甚麼;然而,作為醫學產業後備軍的一員,這次,或許我們能帶著我們初乍習得的技藝,發揮一點社會影響力。

因此,醫勞小組決議投入絕食醫護組,以行動表達我們對關廠抗爭的支持。

首先,關廠運動非自今日始。在1996年前後的惡性關廠潮中,由多個自救會組成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發動激烈抗爭,除了爭取「代位求償」,也促成勞退制度的改革。儘管勞退制度目前仍極度不利於勞工,關廠工人的努力卻可說轉化成當前台灣多數勞動者享用的成果。目前,青年基層醫師作為「不被承認的勞動者」,正在爭取勞基法的承認,以期在法律規範的框架性保障下,和全體勞動者一起團結共鬥。因此,我們和其他勞動者一樣,欠他們過去的行動很多!We owe them a lot!

其次,工運社會化是階級聯盟的基礎。工運如果只是爭取自身、局部的工資和工時利益,影響力會非常有限。然而,若是將勞動者的利益定準在廣義的公民中,便能與環境運動、性別運動、居住權運動等,形成更廣泛的聯合陣線──更何況是與同為雇傭勞動階級的工人們站在一起!醫勞小組今後將更積極主動在各種社會運動提供支援,與運動者合作和對話。

最後,我們也期望能賦予醫學專業新的想像,重新共同定義一種符合社會需求的醫學專業主義。在醫病關係尖銳化、衝突化的今日,我們期望能化解這些不必要的衝突,然而不是依循過去醫者獨大的權威模式,而是在彼此同為公民的前提下,尋求沒有隱瞞也沒有懼怕的對話,一起對抗共同的敵人──無論那是狹義的疾病,廣義的社會致病,或者是國家與資本家的合謀支配與壓迫。我們知道,沒有理論可以為醫學專業的出路提供完全的答案,唯有從實作中慢慢求索。或許,邁向 「本土社運醫學」的建構,或者說,嘗試在社會運動中扮演更多樣的角色,會是可能的方向之一!

 謹邀請所有醫療勞動者和醫療專業學習者,和醫勞小組一起力挺關廠工人絕食抗爭。


 
謹致全世界的勞動者,我們同渡一舟,讓我們共濟過河。

醫勞小組 2013.04.27

Posted on Saturday, April 27, 2013 by MEDLabor

No comments


成大實習醫學生林彥廷於2011.4.27因過勞逝世,時隔兩年,醫師的相關勞動條件仍未獲得改善,醫療產業仍在崩壞中。

身為病患、身為醫學生、身為醫師,我們應該如何自處?到底是什麼樣的問題讓我們的健康受到了挑戰?

兩年過去了,近日衛生署針對醫師勞動條件之改善,僅止於列為醫院試評項目(意即非強制執行事項),完全無強制力;且工時規範為最長連續36小時、單周總計88小時,這樣長的工作時間對病人健康是極大風險。

關注醫師勞動條件的醫勞小組舉辦工作坊,邀請對於醫療產業關心的你/妳,一同跟著醫勞小組的腳步,了解醫師勞動議題、醫療企業化、醫療商品化、疾病的社會致因等等主題,並回顧醫勞小組至今的社會運動和議會路線的改革經驗,思索未來努力的方向。

期待您的報名!

◆主辦單位: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時間:2013年 04月 27日 (六) 09:30 – 18:00
                2013年 04月 28日 (日) 09:30 – 18:00
◆地點:台大醫學院聯教館三樓307室
◆地址:台北市仁愛路一段一號台大醫學院
     (捷運台大醫院站2號出口)
◆報名費:350元,如需住宿另繳500元(多退少補)
◆報名網址:http://tinyurl.com/bvs75pc

【活動流程】
4/27(第一天)
09:30~10:00 報到
10:00~12:00 [醫師養成歷程.臨床工作內容]-陳璇璘
13:00~15:00 [資本主義的醫療]-黃柏翰
15:20~17:20 [職業病了嗎?──醫師的健康風險與疾病的社會致因]─ 鄭峰齊
17:20~18:00 小隊討論時間
18:00~ 吃飯與活動討論

4/28(第二天)
09:30~11:30 [醫療專業.階級分析]-陳宥任
12:30~14:30 [勞動過程.異化分工]-陳秉暉
14:40~15:40 [醫勞小組作過的事]-金寧煊 + 張復舜
15:50~18:00 [Q&A及工作坊]

醫勞工作坊是鍋特濃高湯,短短兩天具體了呈現兩年來醫勞小組的努力成果喔:)
期待您的報名!

Posted on Saturday, April 27, 2013 by MEDLabor

No comments

2013-04-25

記者會採訪通知~SARS和平封院十週年 是誰殺了殉職醫師?
 
從2003年4月24日和平醫院因為爆發SARS院內感染而遭到封院至今已經十年,十年前有許多無私的醫護人員冒著被SARS感染的風險,持續在第一線照顧SARS病患,至今這樣偉大的情操仍然為人動容,而在這些照顧SARS病人的第一線醫護人員中,共有103人遭到感染,更有 11位醫護人員因此殉職。

十年過後,許多當時SARS疫情爆發的記憶已經逐漸淡去,這11位醫護人員也成了大家記憶中在SARS疫情下的「抗煞英雄」,然而這樣沒有檢討錯誤的回憶方式不僅對於殉職的醫護人員不公平,更無助於我們從SARS的疫情爆發中學到教訓,以準備好面對H7N9、H5N1、H1N1等新型流感大流行的潛在可能。

在當初殉職的11位醫護人員中,其中兩位分別是高雄長庚醫院和台北和平醫院第一年內科住院醫師的林永祥和林重威,而兩位第一線的年輕醫師之所以在照顧病患的過程中,成為SARS院內感染的受害者,除了和兩家醫院的高層隱匿病情,讓第一線照護病患的醫師缺少足夠的正確疫情資訊和防護措施外,更和⋯⋯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勞動狀況有密切相關,高雄長庚醫院的林永祥醫師便因為急於搶救病人,在缺少足夠防護設備下替病人插管,而接觸到大量病人體液。

而在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去年五月進行的調查中也發現,工作量過多、處在疲憊狀況下的醫師,普遍有自覺健康狀況較差、心理困擾程度增加、運動習慣減少的狀況,甚至會有體重變化增加和物質依賴的情況,而無獨有偶的,去年7月台北榮總爆發黴漿菌院內感染中,在疫情爆發前,也有受到感染的住院醫師雖然早已生病,但卻因為臨床人力不足,不敢隨意請假休息的狀況。可以知道,過勞不僅讓醫師容易疏忽基本防護,在身心健康出現問題的同時,也很容易因此成為院內感染的犧牲者。

在H7N9新型流感的潛在威脅之下,十年前經過SARS慘痛經驗的我們必須從中學到教訓,而不是繼續重蹈覆轍。當大規模疫情爆發,第一線的年輕醫師以及臨床護理人員,因為和病人有最多的接觸而承擔最高的風險,工作量也會因為疫情暴增,讓醫療品質下降而出現防疫漏洞,除此之外,過勞也會造成身心健康出現問題而容易受到院內感染,而一但受到院內感染,更會透過頻繁的臨床接觸,成為超強的病原散布者。

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勞動條件」和「安全衛生」都是防疫機制中常被忽略,但絕對不可或缺的一環,然而在SARS和平封院十週年的現在,這樣的問題卻愈演愈烈,在資本主義的邏輯下,醫院不斷擴張、醫療服務無限制增加,造成第一線醫師和護理人員人力短缺、過勞、身心負荷太大。放任醫院壓榨第一線照護病人的醫療工作者的結果,不僅對無私投入的第一線醫護人員不公平,院內感染的發生更是防疫工作明顯的結構性疏漏。在和平封院十週年後,我們呼籲政府相關單位,必須正視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勞動條件」和「安全衛生」,只有擁有安全健康的勞動環境,完整有效的防疫機制才會真正存在。

時間:4月25日下午2:00
地點:立法院中興樓106室
出席者:
陳秉暉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林秉鴻 醫勞盟副秘書長、前和平醫院兒科醫師
張志華 醫勞盟理事長
盧孳艷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
李芸婷 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研究員
朱彥豪 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

敬邀媒體朋友蒞臨採訪



 
新聞連絡: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執行委員 陳秉暉
                      Emailinternr@googlegroups.com


(圖中自覺健康狀態得分愈高健康愈差、運動習慣得分變化愈高習慣變少愈多)



 

Posted on Thursday, April 25, 2013 by MEDLabor

1 comment

2013-04-22

不僅是4/27、4/28的醫勞工作坊,
醫勞小組明天(4/22)也將要在慕哲咖啡館的「非哲學星期五」和您見面了!

我們將會跟您分享,在巍然聳立的白色巨塔中,外表看似光鮮亮麗與白袍高薪的醫師們,其背後所處的是多少辛酸血淚的工作環境;我們會帶您思考,當我們給連續不眠不休工作的醫生看病的時候,會有多少潛在的危險!

然而,當一般對我們而言再合理不過的「勞動權益」,在醫學院的授課內容中,取而代之卻多是以「病人為尊」的「醫療倫理」。而對一線的基層人員來說,這更被說成是基本的「職場倫理」。

所以,我們必須站出來告訴您,這個血汗的事實已經不是只從醫界內部就有辦法改變的。希望您和我們站在一起,讓我們一起去守護日漸崩壞的醫療環境,為醫師、為病患,也為自己的健康把關。

【時間】 2013年 04月 22日 (一) 19:30 – 21:30
【地點】 Café Philo 慕哲咖啡館 地下沙龍
【地址】 台北市紹興北街 3 號 B1
     (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 6 號出口)
【主持】 陳廷豪│哲五志工、世新社發所學生
【與談】 陳宥任│醫勞小組成員
     陳璇璘│醫勞小組成員
     陳禹安│醫勞小組成員
     林 毅│醫勞小組成員

【主辦】 哲學星期五志工團、青平台,慕哲社會企業

【策劃行政】廖健苡、沈清楷【海報設計】楊郁婷、徐清恬【開場主持】廖品嵐【錄音】洪崇晏、丁宇徵【摘要】洪崇晏、凃京威【攝影】林鼎盛、梁家瑜、楊依陵、黃謙賢、Tina【逐字稿】蕭景文、吳政諭【網管】黃昭華

【參考資料】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https://www.facebook.com/MEDLabor

我可能不能醫你──醫療勞動工作坊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21760917947259/?ref=2

【哲學星期五Facebook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cafephilotw

【哲學星期五官網】
http://www.5philo.com/
 

Posted on Monday, April 22, 2013 by MEDLabor

No comments

2013-04-21

大家好,我們是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3/19與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共同參加衛生署召開之「住院醫師參酌勞基法賦予保障第二次研商會議」,日前終於取得官方會議紀錄,如附件:
https://www.space.ntu.edu.tw/navigate/s/1959A5689A054111AE5952D22BB85E1EQQY

在我們提出醫師納入勞基法的訴求之後,衛署現任的許銘能處長沿襲石崇良前處長的idea,推動「住院醫師與醫療機構之聘僱契約」,醫院是否如實履行這份契約,將會是評鑑的評分項目;換句話說,希望能透過評鑑讓這份契約有強制力。這樣的作法是否有效後面再說。契約之中的工時部分則是按照「住院醫師勞動權益保障參考指引」,裡面的工時部分,就是最主要爭執之處。

請見本小組整理的對照表:
https://www.space.ntu.edu.tw/navigate/s/00A65FD1069A4473A3CA29BAF4EDDC4EQQY

會議主要的焦點在連續工時部分,最後達成協議評鑑試評第一年延長工時分別設置三個標準,
24小時者為A,28小時者為B,32小時者為C,(也就是先前自由時報的新聞所言)

同理,符合特殊標準的例外情況(比如病情危急須持續照護、學術價值等)也分別設置三個標準,
30小時者為A,32小時者為B,36小時者為C,並會透過機制去要求醫院ABC三者的比例必須合乎規範。評鑑試評第二年會視第一年的狀況重新檢討設置單一標準。

這部分醫院方反對意見比較強,原本衛生署是有意把32小時直接刪除,不過就遭到醫院的強烈反對,最後的結果只好兩邊折衷,不過衛生署也承諾會嘗試在第二年把單一標準設為A或B,並設計機制去要求或鼓勵醫院以A或B的標準去邁進。

每週工時部分,有向衛生署清楚確認是指任一單週工時還是四週平均工時,並有提及評鑑內容那邊有說單週工時的定義為四週平均工時。衛生署澄清說會以會議結論為主,也就是任一單週工時都不得超過88小時,之後會依照會議結論去修正評鑑的內文。

這點其實蠻重要的,如果是四週平均工時不得超過88小時,那就和現狀幾乎沒有差異,但如果是任一單週工時都不得超過88小時,以醫師每週間工時差異如此巨大的狀況下,這確實會改變現狀。



應醫改會的詢問,衛生署表示這次擬定的標準將作為評鑑試評項目包含今年的兩年,也就是最慢後年就會納入評鑑中的正式項目,這兩年衛生署會透過一些誘因或懲罰去促使醫院進行工時制度的改革,也會探究醫院無法符合規範的原因為何,並透過一些配套措施輔導無法符合規範的醫院。

因此,雖然評鑑令人詬病,版友們想必多有所聞,但現階段衛生署之所以推動這樣的方式,是在同意將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的前提下,希望能找到最兼顧勞動權益和醫院資方利益(?)的工作班表。

我們成軍快兩年,也感謝各界的幫助,終於有一絲一毫的進展。但在還未納入勞基法前,還未真正組成工會前、還未真正改革健保前不容懈怠!請繼續給我們意見,甚至加入我們!謝謝!


4/27與4/28有兩日工作坊,將對所有醫師勞動問題提出我們的答案,也歡迎各位版友參與: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21760917947259/?ref=2
我們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MEDLabor

Posted on Sunday, April 21, 2013 by MEDLabor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