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2

各位medstudent版上的醫學生、住院醫師、甚至是主治醫師們大家好,我們是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去年的五一勞動節曾經號召大家一同上街頭和勞工朋友們一起向政府及財團爭取我們的勞動權益,獲得不錯的迴響;而前年和去年的兩次秋鬥,我們也都共襄盛舉,希望至少能維持大眾對醫師勞動權益的關注。

然而醫勞小組是一個主要重心放在實習醫學生及住院醫師勞動權益的組織,從前年11/11黃淑英委員辦公室召開醫師過勞公聽會後,我們就積極地向衛生署、勞委會和教育部三方接觸,討論實習醫學生及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的可能性。

在今年的四月,由於奇美蔡伯羌醫師過勞失憶一案,監察院針對醫師職災保障闕如的問題糾正勞委會,讓我們有機會再次開啟政策上的討論。

五一之後我們發起了問卷調查,麻煩許多Intern、PGY和R幫我們填寫了一份有些複雜的工作環境調查問卷,其中初步的結果也登在去年九月的財訊雙周刊醫勞專題中。

目前可能的方案是以評鑑的方式要求教學醫院與住院醫師簽立定型化契約,內容將仿照美國ACGME 2011年的guideline以及參考國內勞動基準法:

1. 限制每週工時在80到88小時之間
2. 連續值班不得超過30小時
3. 值班至多三天一班
4. 每週至少有一日之休息
5. 職業災害補償、性別保障

當然制度上的轉變可能會遇到一些來自政府以及醫院資方的問題:

1. 如何達成工時限制(如利用PM off或night flow?)
2. 補充人力的來源(NP、PA、外國醫學生?)
3. 是否會讓薪水下降或訓練年限拉長

由於台灣並不像歐洲各國有強大的工會,要複製美國由病人團體發起的工時規範制度就必須在論述中加入病人安全的部份,這也是我們在和各個團體及立院進行遊說時的主要論點。

由於討論已經進行到一定階段,需要有更多醫師和醫學生的意見,在開始實體座談前,希望能先在網路上開啟討論並收集意見,也希望大家不管是贊成或反對的想法都能不吝提出,私信亦可,畢竟這關係到大家的勞動權益和執業生涯,甚至是台灣的醫療生態,只要是具有建設性的意見,都會發揮它的影響力。

懇請大家能多多提供意見,作為我們近期內跟醫院、衛生署、勞委會會面的背書。
醫師的勞動權益需要自己來爭取、來改變,請大家一起團結努力。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實習醫學生與醫師納入勞基法連署頁 http://www.tinyurl.com/MEDLabor
工時Q&A  http://tinyurl.com/MEDLaborQA
五一反剝削遊行醫護走在最前線 http://tinyurl.com/7eryb37
財訊/他很疲勞,他還在幫你看病! http://tinyurl.com/belcpbd
ACGME 2011年的guideline   http://tinyurl.com/adrncmw

Posted on Tuesday, January 22, 2013 by MEDLabor

No comments

2013-01-14

在某些病房,實習醫師可能自己一個人值一線班。意思是,晚上病房的配置中只有你一個醫師。

晚上十點,值班實習醫師剛換完了每八小時得換一次藥的傷口,護理站說,急診室來了一對父子,爸爸騎機車帶著五歲小孩出門買東西,回家途中因為照明不良,撞到路旁電線桿機車翻覆,兩人都送醫院急診。爸爸左手骨折,先去開刀了。小孩大致上除了皮肉擦傷沒有其他問題。但頭部著地合併多處擦傷。急診室安排的緊急頭部電腦斷層看起來沒有顱內出血,但保險起見,也為了家屬照顧的方便,接受照會的神經外科醫師決定收住院觀察。

晚上十一點左右,小孩入住病房。實習醫師簡單詢問病史、進行理學檢查、整理病歷、開立醫囑,帶著深夜的睏意加緊工作速度,大約花了一小時。

主治醫師交代,這個病人每兩小時作一次神經學檢查、記錄昏迷指數。根據台灣版的輕度頭部外傷病患住院照護準則,這群病患若昏迷指數15分以下者,宜每1小時檢視一次,至少12小時;15分的病人宜每4小時檢視一次,至少12小時。這個小孩雖然是15分吧,但小孩哭鬧抱怨頭痛,就抓個中間值,兩小時看一次,應該是個合理的決定。而且反正護理師會幫忙進行評估,應該不是太麻煩的工作。

十二點,記錄第一次瞳孔大小和昏迷指數。迅速躲進值班室躺平。小夜和大夜護理師正在交班。

凌晨兩點。枕頭旁的手機響起:「O醫師,晚上進來的那個小孩叫不太醒耶,他進來的時候就這樣嗎?」大夜護理師沒有實際看到病人入院時的狀況,有些不確定。但剛剛還叫得醒啊。心底一沈,立刻翻身下床,穿上白袍,走到病床邊。

「弟弟睜開眼睛好嗎?」

小孩喃喃吐出幾個聲音,沒有睜開眼睛。

「弟弟你可以睜開眼睛嗎?」順手搖搖小孩的肩膀。床邊的媽媽眼神洩漏了不安。

睜開眼睛了。

「弟弟你可以說幾句話嗎?」「可以把右手舉起來嗎?左手呢?」「看得見我的手指嗎?眼睛跟著動一動好嗎?」簡單做了神經學檢查。看起來很好。虛驚一場。

晃回護理站告訴大夜護理師結果。剛剛應該只是睡著了。順手在病歷上記錄一下。

「等一下有一床闌尾炎的開完刀會上來喔。」「你先回去睡一下,病人來了再叫你。」

「哦好啊,謝啦。」

值綜合外科病房的班,總是穿插著各種不同專科的新病人,以及三不五時冒出來的、舊病人的各種身體不適。小至睡不著頭痛肚子痛傷口痛,大至喘不過氣血壓不穩意識狀態改變。所以值班原則是沒事就趕快躲回去睡,最好練就迅速入眠的本事,以免還沒睡熟又得起床處理下一個抱怨。

三點五十分。護理師撥通手機,病人開完刀上病房了。顯然不是太緊急的情況,也就緩慢而痛苦地離開床鋪,換上白袍去接病人。是個簡單的個案,迅速整理完病歷並且按主治醫師的吩咐開立醫囑,半小時後一切搞定。四點半鑽回值班室的床。

睡夢中恍惚聽見手機鈴聲,睜開眼確認不是夢境,接起手機。凌晨六點半。

「O醫師不好意思,剛剛有打給你你沒有接啦。那個XX床病人說他傷口痛,已經給他吃止痛藥了可是他還是痛,想要你去看一下。」

「喔好啊。」竟然有點慶幸不是什麼緊急狀況,否則剛剛竟然睡到沒接電話,出事了豈不是吃不完兜著走。

走到床邊,確認是純粹的傷口疼痛。等止痛藥發揮效果吧。

凌晨七點。晨會七點半要開始了。買個早餐開始新的一天吧。

Posted on Monday, January 14, 2013 by MEDLabor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