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勞小組聲援關廠工人聲明】同渡一舟,共濟過河。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以下簡稱醫勞小組)是一個關注青年基層醫師(如實習、住院醫師)勞動條件的運動組織。一切的發軔始於2011年的五一勞動節。在幾次醫師過勞成疾(乃至於過勞死)的事件後,幾位醫學生在網路上號召一起走上街頭,和勞動階級站在一起,舉牌吶喊「過勞實習,過勞死刑」、「醫師過勞,病人不保」。當群眾散去之時,這群人決議形成組織,此後屢屢論述投書,舉辦講座、公聽會、協商會議,進行國會遊說,以及質化/量化研究。

當然,此後的街頭動員,我們也無一錯過。2011年的秋鬥大遊行,恰好也是醫師節,我們再次上街宣誓改革的決心,也有更多人支持和參與。2012年的五月一日,我們舉辦了首次的「工安帽加冕儀式」:醫學生傳統以披上白袍作為「醫學專業主義」的象徵,而醫勞小組則主張同時應以黃色的工安帽作為「醫療勞動者」的象徵。

而在2012年十一月的秋鬥,當我們再次來到凱道,和全體勞動者一起訴求「人民向左轉」,我們同時也看到了全國關廠工人連線(以下簡稱關廠工人)身著黑衣,身上寫著斗大白字「恨」、「悲」、「怨」、「幹」⋯⋯,甚至六步一跪進場。之前的歷史也許我們未曾經心,之後的故事我們卻都共同見證了:包圍總統官邸、在北車月台臥軌……無盡的抗爭,迄今看不到終點,只是為了拿回屬於他們的東西。

這週末,醫勞小組在台大醫學院舉辦「醫療勞動工作坊」,從醫學教育歷程、醫院大型化、醫療商品化、專業主義、異化分工等角度,仔細解剖醫療勞動過程。我們希望透過更豐富的討論與培力,喚醒醫學生的勞動意識,為下一階段的醫勞運動打基礎。

這週日,關廠工人則將在勞委會廣場前展開長期絕食抗爭。聽到這件事,我們不只心驚,還感到心疼。就醫學論,絕食是最嚴苛的健康條件,反映了關廠工人最堅定的抗爭決心。作為公民,除了一起絕食和吶喊發聲,我們並不確定自己能為他們做甚麼;然而,作為醫學產業後備軍的一員,這次,或許我們能帶著我們初乍習得的技藝,發揮一點社會影響力。

因此,醫勞小組決議投入絕食醫護組,以行動表達我們對關廠抗爭的支持。

首先,關廠運動非自今日始。在1996年前後的惡性關廠潮中,由多個自救會組成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發動激烈抗爭,除了爭取「代位求償」,也促成勞退制度的改革。儘管勞退制度目前仍極度不利於勞工,關廠工人的努力卻可說轉化成當前台灣多數勞動者享用的成果。目前,青年基層醫師作為「不被承認的勞動者」,正在爭取勞基法的承認,以期在法律規範的框架性保障下,和全體勞動者一起團結共鬥。因此,我們和其他勞動者一樣,欠他們過去的行動很多!We owe them a lot!

其次,工運社會化是階級聯盟的基礎。工運如果只是爭取自身、局部的工資和工時利益,影響力會非常有限。然而,若是將勞動者的利益定準在廣義的公民中,便能與環境運動、性別運動、居住權運動等,形成更廣泛的聯合陣線──更何況是與同為雇傭勞動階級的工人們站在一起!醫勞小組今後將更積極主動在各種社會運動提供支援,與運動者合作和對話。

最後,我們也期望能賦予醫學專業新的想像,重新共同定義一種符合社會需求的醫學專業主義。在醫病關係尖銳化、衝突化的今日,我們期望能化解這些不必要的衝突,然而不是依循過去醫者獨大的權威模式,而是在彼此同為公民的前提下,尋求沒有隱瞞也沒有懼怕的對話,一起對抗共同的敵人──無論那是狹義的疾病,廣義的社會致病,或者是國家與資本家的合謀支配與壓迫。我們知道,沒有理論可以為醫學專業的出路提供完全的答案,唯有從實作中慢慢求索。或許,邁向 「本土社運醫學」的建構,或者說,嘗試在社會運動中扮演更多樣的角色,會是可能的方向之一!

 謹邀請所有醫療勞動者和醫療專業學習者,和醫勞小組一起力挺關廠工人絕食抗爭。


 
謹致全世界的勞動者,我們同渡一舟,讓我們共濟過河。

醫勞小組 2013.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