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醫師工作環境問卷調查》調查報告出爐!!
http://zh.scribd.com/doc/138434825/2012年醫師工作環境問卷調查-結果完整報告#fullscreen

感謝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問卷調查部

---------------

結論、

首先,全體醫師普遍有50%以上違反2011ACGME規範的各項工時標準,其中在每週工作時間和連續工作24小時後最短連續休息時間上,更70%以上違反工時規範,而與醫療疏失密切相關的最長連續工作時間,在現行的值班制度下,甚至幾乎全部都違反工時標準,而在照顧床數上更有20 %的實習和住院醫師分別違反衛生署現行評鑑規範的10床和15床上限。在衛生署預行的評鑑標準中,可以見到在每週工作時間、最長連續工作時間和最長連續工作後休息時間,都比2011ACGME規範的工時標準要來得還要寬鬆,而其中最長連續工作時間最低標準的36小時上限,不僅和足2011ACGME規範的28小時上限相去甚遠,全體醫師也只有28%會違反此標準,很明顯最長連續工作時間36小時不但嚴重偏離有實證研究的美國標準,也根本和現行台灣臨床狀況相差不大而無法進行實質規範,是最應該要進行更嚴格限制的項目。

同時,全體醫師的睡眠狀態、生活與健康狀態和物質依賴狀態普遍也不佳,睡眠時間不足且值班時因為中斷頻率過高而品質不良,並進一步影響到工作和生活,而且醫師的身體健康和心理健康狀況也不好,休閒娛樂時間受到壓縮,有體重變化和運動習慣減少的情況,另外必須依賴咖啡或提神飲料才能工作的狀況也很常見,甚至更有少數醫師必須依賴藥物以保持清醒、協助睡眠或克服壓力。除此之外,全體醫師的工作不滿、工作壓力、職場疲勞和工作負荷也都遠高於2007年環境安全衛生狀況認知調查中的全國平均,而在疲憊狀態下工作的醫師,實際醫療疏失與醫療傷害的發生並也不是罕見的狀況,其中次級病人照顧和過勞相關醫療疏失都佔了非常重要的一塊,尤其對於主要負責臨床一線病人照顧的住院醫師來說,實際醫療疏失與傷害的發生更為常見,而且次級病人照顧與過勞相關醫療疏失比起知識或監督相關醫療疏失來說更為重要。另外,全體醫師普遍也因為過勞而導致自身學習狀態受到影響,同時也影響整體的教學環境,導致讀書時數和上課時數減少,更會完全被視作人力對待,而讓醫師對臨床學習感到不滿,更覺得工作負荷與工作安排對臨床學習有負面影響。

而透過分組比較探究組別間差異,我們發現以照顧床數9床、每週工作時間80小時、值班睡眠時間3.5小時、值班睡眠中斷次數3次和工作疲勞分量表40分分別進行分組後,在部分健康狀況,以及職場疲勞、工作負荷、醫療品質和學習成效量表上普遍有顯著差異,且皆具有中到高的效果值。其中,反映整體工作狀況差異的每週工作時間,雖然在健康狀況只有自覺健康狀況、心理困擾程度和運動習慣變化有顯著差異,但在每個有顯著差異的項目上其效果值皆高出許多,顯示針對每週工時進行規範能夠有效改善過勞所造成的負面影響;而反映值班工作狀況的值班睡眠中斷次數,雖然只牽涉到三天一次頻率下的值班工作,但卻在健康狀況、職場疲勞、工作負荷、醫療品質和學習成效各種層面上皆有顯著差異,顯示對於醫師來說,擁有不被打斷的受保護睡眠時間是至關重要的,值班睡眠被打斷超過3.5次會有全面的整體影響,這不僅與我們在臨床工作中的實際感受相同,也可以呼應美國值班制度改革中,大夜值班制度(Night Float)愈來愈受歡迎,甚至在2011ACGME的工時規範中受到強烈建議的原因;最後,與上述其他工作指標相比,工作疲勞不僅在健康狀況、職場疲勞、工作負荷、醫療品質和學習成效各種層面上皆有顯著差異,其效果值也都高出許多,顯示因為工作導致的職場疲勞感受,會對造成全面且重要的整體影響。

總結來說,無論就主觀或客觀工作狀況而言,醫師過勞的情況都常嚴重,其中以住院醫師的狀況更為惡劣。過勞也對醫師的健康生活、醫療品質與臨床學習,造成全面且重要的整體影響,這不僅是對醫師勞動人權的壓榨、對醫學養成教育的危害,更威脅病人安全就醫的權利,而要根本解決醫師過勞的問題,還是必須透過勞基法工時規範,去刺激人力補充、工作制度改變,以及最重要的,醫療服務在供給面和需求面的檢討與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