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5

[記者會] SARS和平封院十週年 是誰殺了殉職醫師?

記者會採訪通知~SARS和平封院十週年 是誰殺了殉職醫師?
 
從2003年4月24日和平醫院因為爆發SARS院內感染而遭到封院至今已經十年,十年前有許多無私的醫護人員冒著被SARS感染的風險,持續在第一線照顧SARS病患,至今這樣偉大的情操仍然為人動容,而在這些照顧SARS病人的第一線醫護人員中,共有103人遭到感染,更有 11位醫護人員因此殉職。

十年過後,許多當時SARS疫情爆發的記憶已經逐漸淡去,這11位醫護人員也成了大家記憶中在SARS疫情下的「抗煞英雄」,然而這樣沒有檢討錯誤的回憶方式不僅對於殉職的醫護人員不公平,更無助於我們從SARS的疫情爆發中學到教訓,以準備好面對H7N9、H5N1、H1N1等新型流感大流行的潛在可能。

在當初殉職的11位醫護人員中,其中兩位分別是高雄長庚醫院和台北和平醫院第一年內科住院醫師的林永祥和林重威,而兩位第一線的年輕醫師之所以在照顧病患的過程中,成為SARS院內感染的受害者,除了和兩家醫院的高層隱匿病情,讓第一線照護病患的醫師缺少足夠的正確疫情資訊和防護措施外,更和⋯⋯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勞動狀況有密切相關,高雄長庚醫院的林永祥醫師便因為急於搶救病人,在缺少足夠防護設備下替病人插管,而接觸到大量病人體液。

而在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去年五月進行的調查中也發現,工作量過多、處在疲憊狀況下的醫師,普遍有自覺健康狀況較差、心理困擾程度增加、運動習慣減少的狀況,甚至會有體重變化增加和物質依賴的情況,而無獨有偶的,去年7月台北榮總爆發黴漿菌院內感染中,在疫情爆發前,也有受到感染的住院醫師雖然早已生病,但卻因為臨床人力不足,不敢隨意請假休息的狀況。可以知道,過勞不僅讓醫師容易疏忽基本防護,在身心健康出現問題的同時,也很容易因此成為院內感染的犧牲者。

在H7N9新型流感的潛在威脅之下,十年前經過SARS慘痛經驗的我們必須從中學到教訓,而不是繼續重蹈覆轍。當大規模疫情爆發,第一線的年輕醫師以及臨床護理人員,因為和病人有最多的接觸而承擔最高的風險,工作量也會因為疫情暴增,讓醫療品質下降而出現防疫漏洞,除此之外,過勞也會造成身心健康出現問題而容易受到院內感染,而一但受到院內感染,更會透過頻繁的臨床接觸,成為超強的病原散布者。

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勞動條件」和「安全衛生」都是防疫機制中常被忽略,但絕對不可或缺的一環,然而在SARS和平封院十週年的現在,這樣的問題卻愈演愈烈,在資本主義的邏輯下,醫院不斷擴張、醫療服務無限制增加,造成第一線醫師和護理人員人力短缺、過勞、身心負荷太大。放任醫院壓榨第一線照護病人的醫療工作者的結果,不僅對無私投入的第一線醫護人員不公平,院內感染的發生更是防疫工作明顯的結構性疏漏。在和平封院十週年後,我們呼籲政府相關單位,必須正視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勞動條件」和「安全衛生」,只有擁有安全健康的勞動環境,完整有效的防疫機制才會真正存在。

時間:4月25日下午2:00
地點:立法院中興樓106室
出席者:
陳秉暉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林秉鴻 醫勞盟副秘書長、前和平醫院兒科醫師
張志華 醫勞盟理事長
盧孳艷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
李芸婷 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研究員
朱彥豪 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

敬邀媒體朋友蒞臨採訪



 
新聞連絡: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執行委員 陳秉暉
                      Emailinternr@googlegroups.com


(圖中自覺健康狀態得分愈高健康愈差、運動習慣得分變化愈高習慣變少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