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採訪通知~消失的健康和學習--過勞醫師的血汗控訴

  能夠免於過勞、兼顧健康生活與臨床學習的醫療工作,一直是所有醫師期待的工作型態,然而實際上,實習和住院醫師身為醫療工作者卻常常因為過勞而犧牲健康生活與臨床學習,尤其近年來醫師過勞事件頻傳,更讓我們注意到過勞無所不在的全面徹底影響。

  然而,醫師特殊的臨床工作全貌往往不為社會大眾所知,而對於外界針對醫師過勞的質疑,我們看到的卻是,作為主管機關的勞委會拒絕履行職責,對醫師的勞動狀況作進一步的調查與改善,而與醫院經營者關係密切的衛生署,更在2011年8月以根本不符合臨床情景的離譜數據粉飾太平。因此,我們意識到,必須有一份針對實習與住院醫師的調查研究,以呈現醫師的過勞狀態及影響,如此醫師自身以及社會大眾才會更重視醫師過勞的問題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於是,「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參考國內外相關研究,於2012年的5月至8月透過問卷方式成功訪問214位實習與住院醫師。研究顯示,全體醫師有50%以上違反2011年ACGME的工時規範,在每週工作時間和連續工作24小時後最短連續休息時間上,更有70%以上超過標準,而最長連續工作時間甚至幾乎全部都超標,更有20 %的實習和住院醫師的照顧床數超過衛生署現行評鑑規範的10床和15床上限。此外,全體醫師的工作壓力、職場疲勞和工作負荷等也都遠高於2007年環境安全衛生狀況認知調查中的全國平均,顯示醫師過勞的狀況十分嚴重。

  而透過分組比較,我們也發現每週工作時間超過80小時、值班睡眠中斷次數超過3次或工作疲勞超過40分的醫師,健康狀況、職場疲勞、工作負荷和學習成效普遍也受到影響,所以規範每週工時在80小時以下,並改革值班制度讓醫師擁有不被打斷的受保護睡眠時間,以減低醫師的工作疲勞,對於防範過勞導致的負面影響非常重要。

  然而在衛生署預行的評鑑中,每週工作時間卻是超過80小時的88小時,而連續工作時間最長更可達36小時,不僅遠低於ACGME規範的28小時上限,也只有28%的醫師會超過此標準,在與現狀差異不大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有效進行規範,更無法促進諸如大夜制度(Night Float)等新型值班制度的改革。

  總結來說,無論就主觀或客觀工作狀況而言,醫師過勞的情況都非常嚴重,其中以住院醫師的狀況更為惡劣,過勞也對醫師的健康生活與臨床學習,造成全面且重要的整體影響,這不僅是對醫師勞動人權的壓榨,更是對醫師健康生活的威脅、對醫學養成教育的危害。然而,在這樣的狀況下,卻始終見不到真正有效的干預措施,我們呼籲醫院經營者不要阻礙合理工時規範的規定、衛生署不要屈服於醫院經營者的壓力,而勞委會更應該盡速把醫師納入勞基法,如此才能真正解決醫師過勞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時間:4月29日上午10:00
地點:立法院中興樓106室
出席者:陳秉暉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許睿琪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張漢任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劉玠暘 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副會長

敬邀媒體朋友蒞臨採訪

新聞連絡: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執行委員 陳秉暉 Email:internr@googlegroups.com 電話: 0934036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