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報告
這次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針對全國實習醫學生及住院醫師發出勞動狀況調查問卷,共回收231份;其中上個月在內外婦兒四大科實習的醫學生有92位,輪調到內外婦兒或本身在四大科工作的住院醫師有75位。我們發現在實習醫學生的部分,92人中有57人(61.9%)每周工時超過ACGME(美國畢業後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所規定的80小時上限(平均工時是89小時),住院醫師的部分則是在75人中有67人(89.3%)超過80小時(平均工時104.6小時)。
目前一般醫院常見的上下班時間為早上七點半到下午五點半,但在調查中我們卻發現,實習醫學生中有46.7%(住院醫師74.7%)最長連續工作時間超過34小時,等於是在24小時的白班加上夜間值班後,在精神萎靡的情況下又連續工作了十個小時以上。
補充
實習醫學生
單周超過80hr 57/92(61.9%) 平均89.1
最長連續工時超過30hr 82/92 (89.3%)
                        34hr 43/92(46.7%)
                平均 33.5hr
照顧床數超過10床 16/92(17.4%)
本team  超過10床54/92(58.7%)
值班床數超過80床17/92(18.5%)

住院醫師
單周超過80hr 67/75 (89.3%)平均104.6
最長連續工時超過34hr 56/75(74.7%)
                 平均37.55hr
照顧床數超過15床16/75(21.3%)
本team  超過15床27/75(36%)
值班床數超過80床27/75(36%)

針對這群明顯過勞的第一線醫療工作者,我們更進一步使用台大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鄭雅文老師所研發的『職場疲勞量表』,讓實習醫學生及住院醫師們用主觀填答的方式回報自己的疲勞狀況,在此,我們有了驚人的發現:
圖1 全國常模
圖2 實習醫學生及住院醫師
圖3
我們可以看到,在常態分布底下,實習醫學生和住院醫師在個人疲勞、工作疲勞、服務對象疲勞及工作過度投入的部份都遠遠超過全國勞工的平均常模;細分各行業比較,更發現這群年齡落在25~30歲之間,正是體力達到頂峰的年輕醫師,居然是全國最對工作感到疲憊的一群人。
根據132位(不限四大科)填答實習醫學生的意見,每天花在處理主觀上認為沒有學習意義的臨床工作的時間為5.2hr(SD:4.3);花在處理你認為非必要的繁複文書或行政作業的時間為3.7hr(SD:3.8);花在處理你認為可以由其他醫事人員或行政人員代為進行的工作的時間為4.3hr(SD4.7)。總時間為13.1hr(SD:10.6)。
88位PGY1-3(PGY+R1+R2)分別為5.1hr(SD:4.2)、3.9hr(SD:3.3)、3.7(SD:3.3)。總時間為12.7hr(SD:9.7)。
而24位R3-R5則為4.5hr(SD:4.0)、4.3hr(SD:3.6)、4.8hr(SD:3.4)。總時間為13.6hr(SD:9.8)。
調查中發現,實習醫學生對上述三種不必要的工作的認知歧異度較住院醫師大,除了各醫院對評鑑活動熱衷程度的差異外,對臨床工作的認識和工作型態的理解也是一個原因。總時間的數據並不一定代表每日基層醫師花超過12hr進行非必要臨床工作,調查中發現,其中兩項、甚至三項填寫數據皆相同的狀況超過50%,但可能代表年輕醫師無法真正區分三項marginal activity的差別;但總時間的數據變異度明顯較三項marginal activity獨立統計時來的小,代表加總後可以讓原本年輕醫師對marginal activity主觀認知上的差異減小。

參考資料
1.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勞工安全衛生研究所---工作環境安全衛生狀況認知調查-2007年
全國勞工常模

實習醫學生及住院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