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3

【分享】用我孩子的命換你的命

美麗島電子報:用我孩子的命換你的命

雖然女性醫師的比例,從 1998 年的 9%,到 2012 年已經成長到 16%,原本以男性醫師為主的性別結構逐漸鬆動,但實際上醫師的職場並沒有因此改變,嚴苛的工作條件讓受僱醫師本來就很難兼顧家庭和工作,更遑論在工作中懷孕、生產、育兒。

「去年剛生完的楊醫師也表示,她在懷孕五個月之前,被安排照常值班開刀,直到她受不了拿著法規質問主管,主管才同意不再排她值夜班。但她也提到,因為她的身分是主治醫師,如果是住院醫師、或者實習醫師根本不可能與主管討價還價。」

「擔任主治醫師時懷孕的唐醫師也說,雖然可以請假,但是刀排了,班排了,要找誰幫忙?其他醫師早已負荷超載,根本不好意思再請同事幫忙,於是女醫師都會選擇咬著牙撐完。」

女醫師在懷孕期間要承受比平時更大的身體負荷和心理壓力,而工作環境卻往往沒有看到這個特殊但正當的狀態,而給予任何支持,許多女醫師也是因此為了工作而犧牲自己的家庭規劃,甚至選擇不結婚、不生子,就是因為懷孕、生產、育兒對於醫師來說,是個特別辛苦的過程。

【新聞】新北市醫療業專案勞檢,重罰濫用負時數


新北市政府勞動檢查處七月 24 日公布轄內 10 家醫療院所專案檢查結果,初步發現每家醫院皆有違規情形!

以亞東醫院及中英醫各有四項違規項目最多。主要違規內容分別為違法扣薪(2 家)、加班費未依法計給(9 家)、使勞工超時工作(2 家)、未依法計給特別休假(4 家),未依法計給國定假日(2 家)。

勞檢處長胡華泰指出,本次檢查發現濫用負時數抵銷積休或特休至少有三種運作型態,亞東醫院、衛福部雙和醫院均有經常性排定勞工當日出勤 8 小時,再以當日門診僅有 4 小時或醫師提早下診、停診為由,以勞工已累積的加班時數或特休時數抵扣剩餘未出勤時數。中英醫院則有排定勞工上班 4 小時,再以勞工該班工時未達 8 小時為由,以加班或特休時數抵扣。

新北聯合醫院、汐止國泰醫院亦有以勞工當月排定工時未達應出勤時數為由抵扣,這 5 家濫用負時數較為明確。胡華泰認為,造成負時數的經營風險本應由醫院承擔,醫院排班時已知悉排定工時不足應勤時數,仍要求以勞工先前所累積的加班時數或特休時數抵扣,等於是要求勞工常態負擔雇主的經營風險,已分別違反勞基法第 24 條、第 38 條規定。

出席記者會的陪檢人、目前擔任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企業工會@北市聯醫工會總幹事張喬瑜也表示,負時數是醫療院所長年詬病的問題,也許一開始有彈性的優點,但最後「連特休都被抵掉,愈上班愈沒有特休,甚至要用薪水買假」,就明顯濫用。

2017-08-13

【新聞】台大、國泰等醫師號召組職業工會,翻轉醫院不平等條約

新聞來自上報

醫師組公會:第一步,全面普查不平等契約

醫師組職業工會,首要目標瞄準尚未受到勞基法保障的「醫師聘用契約」。工會將普查各大醫院的契約,包括全台灣的醫學中心、以及台北市區域以上層級的醫院,並一一挑出不合理、甚至違法的「不平等條款」,號召基層醫師一起站出來爭取權益。

2017-07-01

【分享】醫師為何至今不能適用勞基法

壹、戰後臺灣醫療政策與醫療資源分配

從政策制定者的角度來看,醫師適用勞基法牽涉到資本主義國家一項重要的社會福利:可負擔且普及的醫療保健服務。像大部分西方國家一樣,臺灣的醫療政策大致上依循著充實醫事人力 → 管理醫療院所 → 建構社會保險這樣的發展方向;但近年來由於醫療產業結構以及醫病關係的變遷,醫療從業人員的勞權倡議運動讓醫事人力再次成為政策的焦點。

2017-06-03

【分享】實習女醫月加班251小時,自殺被認定過勞

文章轉自蘋果日報

木元文的丈夫主張妻子是過勞導致精神耗弱而自殺,他指出從木元文的電子病歷登錄紀錄來看,她曾經一個月內最多加班到 251 小時,而平均每個月也有加班 187 小時,是政府規定的 80 小時的兩倍。

但醫院反駁,很多實習醫生[1] 為了增進技術,都會「自行加班學習」,但那都不算是加班,並強調木元文申請的加班時數,平均一個月僅 48 小時。新潟勞動基準監察署在昨日認定,木元文的自殺身亡,跟過勞死有直接關係

[1] 根據日本的相關法規,醫學生在畢業後需要進行研修醫培訓 2~5 年。狹義的研修醫一般指的是前期研修醫(2 年左右),廣義的研修醫的是前期研修醫加上後期研修醫(第 3~5 年),大概就是台灣的住院醫師培訓和專科醫師培訓。